【金融】投资保险公司还能赚钱么?

7:17 投资保险公司还能赚钱么? 来自财经第一声

“如今,手里没有一个保险牌照,都不好意思见人了。”有业内人士调侃到。

 

与保险“牌照热”形成强烈反差的,则是近年来监管层对于保险“野蛮人”的毫不客气,前海人寿的姚振华则成为“出头鸟”——被施以10年内禁入保险行业的处罚。

 

那么,投资保险公司还是一门赚钱的生意吗?


写给保险的“三页情书”


从动机来看,众多资本之所以偏爱保险行业,原因无非有三。

 

一是资金通道的需要。比如前海人寿、恒大人寿等保险公司,获得较低成本的保险资金进行资本运作。以前海人寿为例,其2014年净利润仅有1.32亿元,2015年就飙升22倍,达到31亿元。2016年,利润继续增长到40亿元,同比增长30%。于是,这份业绩也让不少民营资本前仆后继,希望能复制奇迹。

 

宝能投资集团董事长


二是板块协同,多元化发展的需要。比如银行投资保险公司工银安盛、建信人寿、光大永明、招商信诺等,充分利用自己的渠道,肥水不流外人田,而由于背后有实力“老爹”的支持,多数都实现了正利润。

 

三是看重保险的美好前景,从而赚取利润。但从现实来看,能获得持续稳定的利润对于保险公司来说是极为不容易的,能够持续盈利的也在少数,舍得给股东分红的更是屈指可数。

 

但在资本逐利性的背后,则是总是羡慕别人风光满面,却忘了绝大多数都在“吃糠咽菜”。

 


从保监会的数据来看,保险行业净利润自2013年以来,首次出现了下降。

 

2016年,保险业实现净利润接近2000亿元,较2015年同期的2800亿元大幅下降,甚至,低于2014年的2047亿元。

 

至于原因,则可追溯到保监会各种监管政策的出台,比如建立起了保险行业的质询制度,让头上的“紧箍咒”越戴越紧。


谁动了资本的“奶酪”?


2016年年初,麦肯锡发布了研报《中国寿险业:走向价值创造》,称寿险公司平均每年投资回报率减去股东资金成本,真正的回报率仅有0.5%。

 

相信这份报告让不少人都大跌眼镜?但现实何尝不是如此?

 


对公司披露的偿付能力数据统计显示,2016年,24家寿险公司利润下滑超过了五成,19家公司出现了亏损,其中,富德生命人寿、长城人寿、恒大人寿、利安人寿、东吴人寿、中银三星以及同方全球人寿等7家公司,利润亏损均超过1亿元。

 

即使是40家盈利的公司,如果把时间拉长,连续三年盈利的家数下降到28家。

 

而且,偿付能力的刚性要求,对于股东们来说,也是压力不小。由于投入的都是真金白银,赢利反而不稳定,甚至亏损,便让不少股东不愿意继续出资,有的不得不转让股权,选择黯然离场。

 

比如2014年,大众保险的部分股东将5.6亿股以1.2亿美元的价格转让给史带保险,每股作价仅为1.35元,年化投资收益也在3%以下。同年,海康人寿两大股东之一的中海石油投资,以10亿元的价格,出售了其持有的海康人寿50%的全部股权,从2003年中海油投资9亿元算起,这笔投资年化收益率仅为1%。

 

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以来,已经有28家保险公司股权发生变动,其中,13家保险公司的股权变更涉及原股东完全退出。

 


除了回报压力外,保险业曾做出了不少创新,比如曾一度被认为媲美银行理财的万能险。

 

2016年开门红,则是万能险最为“风光”的时候。当年第一季度,人身险行业原保费收入、保护投资款新增交费、投连账户新增交费较去年同期分别大幅增长了52%、214%和147%。

 

2017年此刻,却换了个光景。

 

如何让产品既“合规”,又能满足消费者需求,变成了行业难以突破的瓶颈,如今,则遭到了监管机构的“捉妖打鼠”运动,让曾经的市场香饽饽,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有业内高管面对如今的市场感慨到:“万能险都成了敏感词,产品报备时几乎不能出现这几个字。 现在,都不知该怎样设计保险产品了,就怕触碰红线。”

 


在监管重锤之下,激进的险企纷纷开启保费结构调整序幕。

 

但根据统计,78家人身险公司中,有38家人身险公司保户投资款和投连险独立账户新增交费不同程度同比下降。市场关注度较高的前海人寿、安邦人寿以及君康人寿等10余家险企,保户投资款和投连险独立账户新增交费更是同比下降超过90%。

 

而且,监管也并没有停下脚步。

 

在去年底的《通知》中,保监会明确表示,将建立人身保险公司分级分类监管制度,保险公司经营不同类型的保险业务,应当具备相应的管理能力,符合中国保监会关于产品精算、账户管理、业务管理的有关规定。

 

综上所述,如今再想进入保险行业的资本,似乎并不具有太好的未来。


原点亦是开始


但有句话说,平静过后,转型阵痛或将接踵而来。

 

东吴证券分析师丁文韬表示,过去5年,大量“资产驱动型”中小民营保险,通过高收益万能和现价产品迅速做大资产规模,负债端金成本很高,直接面临利差损风险,未来,行业主动降低负债成本是大势所趋。

 


而中产消费升级、政府社会保障缺口带来的保障需求爆发,人身险行业更可以通过储蓄型保险、保险资管产品、企业年金以及未来的个税递延型养老险等方式,来参加金融体系蛋糕的重新划分。

 

所以,任何时代都不却机遇,保险行业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