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教师编制改革应持什么样的态度?

9月11日,《济南日报》 发布报道《济南高新区打响中国教师编制改革第一枪》。文章说, 济南高新区出台《济南高新区教育系统岗位聘任管理办法(试行)》等3个文件。全区34所学校中,有33所学校,1700多名教师自愿放弃“身份”,纳入济南高新区基础教育集团进行“岗位”管理。 按照岗位聘任管理办法, 全体教职工全部纳入济南高新区基础教育集团管理,打破身份界限,实行企业化管理,“学校人”不存在了,只有“集团人”。高新教育集团成为1700多名教师的“娘家人”,教师由集团统一调配、统一安排。

报纸评论说:济南高新区的这项改革,不仅是中国“独一份”,更堪比教育领域的“小岗村试验”。这是一场久违的甘霖。 济南高新区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济南高新区敲开了中国教育体制改革的大门,正处于一次对自身命运的主动探求与迈进中;同时,也为身处体制围城内的中国教师探索着改革发展的方向。为济南高新区“敢为人先”的担当和魄力点赞。

教育领域的改革关系到千家万户,其基本原则是不能违背教育规律,既要让教师有更大的获得感,也要让学生和家长有更大的获得感。但无论如何,在新的时代背景下,济南高新区勇敢地走出了步伐很大的第一步。

而中国的教育体制改革,不仅在“顶层设计”中阔步向前,也在一次又一次主动叩问自身命运的“基层探索”中实现着飞跃和突破。

对于这次改革,很多一线教师有很多质疑:

1,这种改革,真能提高教师收入?

在报道中提到多劳多得的分配方法,一位老师说,一个地方的教育总体就那么多投入,你拿多了,别的老师就拿少了,名义上是多劳多得,实质上是朝三暮四,怎么可能拿到高薪!

2,这种改革,同县管校聘一样,在拿捏老师?

有老师认为,这种改革,名义上成了集团人,灵活了,其实是县管校聘的升级版,校长的权力更大了,整治教师更肆意妄为了。谁来评价教师,第三方如何保证其公正性?本来学校领导权力就无限大,绩效、职称、荣誉都是他们的,再让他们能够随意解聘老师,老师的日子还有得过吗?

3、这种改革,取消教师编制,把基础教育教师唯一的资本也剥夺了?

在教师交流群中,有老师认为,中小学教育就是要保证所有适龄儿童受到教育,是每一个儿童基本权利,是国家的事业。如今,全部成了集团,企业化了,是不是要收费,学生上不起学怎么办?教师收入不高,但是毕竟是体制中人,能够安心从教,没有了编制,还有多少人愿意去做中小学老师。

4、为什么不管好学校的领导,总是不停的整顿一线老师

一个学校好不好,关键在学校领导。现在,许多学校的领导,提高教育教学质量不行,学校管理方面外行,但是收拾教师一套一套的。整天一副比县太爷还盛气凌人的表情面对一线老师,转眼就低三下四的去给上级汇报、讨好,自己的团体将所有的好处占尽,所有的教育工作全都推给一线老师。曾听人说,有一个百人教师的学校,有二十多年行政管理人员。其实,教育的问题,多是管理者的问题,不是要总是不停的整顿一线老师?

5、这种教育集团,和餐饮管理公司性质差不多?

教育不是企业,企业不行就破产,而教育不容得折腾。有老师认为,这类教育集团本身就是不正常的产物,拿国家工资的教师凭什么让你一个企业去管理,要各级教育管理部门干啥呢,彻头彻尾的猫腻问题?买通政府和教育管理部门,替他们管理教师,和餐饮管理公司性质差不多? 一个民族,将教育当做小白鼠,不拿教育当回事,这不得不说是一个悲哀! 将教育产业化,是教育混乱和堕落的开始!

6、这种改革,选错了方向?

有老师说,教育要改革的不应该是编制和不编制的问题,而是学生升学考试方式和选拔方式,评价方式的问题。这样的改革,不断给老师加压,一味强调老师的单方面作用,多劳多得是对的,但竞争更残酷,职业没有安全感和稳定性,等于国家教育没有了稳定性。还有一点,学生满意度评价,请问这是再一次暗地里打压老师地位? 所谓的教育专家,有没有自己教过书?有没有亲身体会过老师在当今体制下生存的难处?特别是乡镇主科老师。 多少人只想安安静静负责任地教书,平平静静生活。就算要消除体制内那些不负责任的,混日子,无真才实学的老师,要实行劳动所得。也不应该把最根本的职业稳定和安全感忽视了。起码这样对农村老师,不行。

从教育规律分析,济南高新区取消教师编制的改革是符合教育发展规律的。但是,取消编制之后,对教师的管理和评价方法,却存在较大的问题。可以说,按照已经公布的教师管理和考核办法,无需将这样的改革用实践检验,坐等改革效果,只需依据基本的教育常识,就可预见会出现一系列负面后果,像对校长实行一年一聘,这完全是拍脑袋,追求的是短期办学政绩,而非教育家治校,不要说一年一聘,就是四年或者五年聘期,都被认为会促使校长急功近利,要让校长成为教育家,不应该强调任期,而应该强调两点,一是对校长实行公选,二是学校建立学校理事会,校长对理事会负责、述职。但从济南高新区的改革中根本不见这些。如果校长就有集团选拔、任命,然后一年一考核,可以想见,办学将会出现怎样功利化的局面。同样,对于教师,取消编制之后,应该通过岗位聘任、管理,激发教师的活力,这需要的不是密集的考核,而是要建立教师委员会,实行教师同行评价,可这次改革强调的是集团对教师每月、每半年、年度的考核,“多劳多得”。

对于可以预计到的改革后果,不能视而不见。在设计方案时,必须基于以往的改革经验充分考虑。教育改革是影响面极大的民生改革,所以,国外出台教育改革方案,是要反复论证的,不要说那些明显的问题,需要避免,还有一些随着改革推进可能会出现的新问题,也需要在制订方案时周密考虑。这才是科学的改革态度。

回顾我国的教育改革,有的改革在刚制订方案时,就有专业人士提出实施这样的改革,必定会出什么问题,需要调整方案,可是决策者不为所动继续实施这一改革方案,其后果然出现专业人士预计的问题,但是决策者并不会认为自己有什么问题,一方面,有的决策者因为推行改革获得的改革政绩已经升迁,改革的问题是继任者的事;另一方面,即便改革问题突出,但被“粉饰”为改革试点、探索,也就是说,即便出问题,改革精神可嘉,试出问题也是进步。江苏就曾在10年间用了五套高考改革方案。更重要的是,对于改革失误、决策失误,我国没有明确的问责机制,人大问责、司法问责很少介入,舆论监督通常也不给力,剩下的只有行政问责,但行政问责,就是教育部门自己问责自己,结果是,改革是政绩,针对改革出现的问题,重新改革,哪怕是回到原点,也是政绩,这是我国有的地方的教育改革变为折腾的重要原因。

毫无疑问,没有人能准确预测一项改革的成效,尤其是教育改革,会受到多方面因素的影响,比如高考改革,就不仅是高考的事,还涉及很多社会问题。但是,对于教育规律和常识性问题,即按照教育规律和常识,完全可以预知的问题,这是不能以“无知无畏”的勇气去“试错”的。或许决策者不会为此付出被问责的代价,但学校、师生和教育要为之付出代价。可遗憾的是,我国近年来一些地方推出的教育改革,从基本方案看,就违背教育规律,无视教育常识,还没启动就被料定失败,可主事者还是坚持推进。这样的改革当然会以失败收场。

不能再让教育改革陷入这样的怪圈,为此,首先,要按国家教育规划纲要规定,对重大教育决策,应该广泛听取意见,实行民主决策;其次,舆论要发挥监督作用,监督教育改革依据教育规律,尊重教育常识;再次,要完善教育问责机制,包括对教育决策失误,应该启动问责,社会要鼓励教育管理者和学校办学者改革,但是却要明确反对那些为追求政绩、不尊重教育规律,用行政强力推进所谓“改革”者,否则,打着改革旗号的反改革和折腾改革就会破坏真正的教育改革。

编辑:小优老师

标签:济南幼升小、升学政策、教师改革

更多最新济南幼升小升学备考政策资讯,请关注幼升小网官方微信(微信名:济南幼升小  ID:jnysx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