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磊,少年不惧岁月长

  BeniceVSBe“耐撕”
  
  对你最初的好奇,源于我的闺蜜,骨灰级大叔控的她,自称从来get不到小鲜肉的萌点,却突然发了条微博说:“我躲过了EXO,躲过了TFBOYS,却没有躲过你。”我点开下面的图片,是穿白衬衫抱吉他低吟浅唱的你。
  
  当时我只是唏嘘,娱乐圈真是最不惧怕“年少轻狂”的地方,我甚至质疑,江山代有才人出,因为扮演少年杨过而跻身话题榜的你,在替代速度越来越快、辨识度越来越低的“颜艺界”,会否只是昙花一现呢?
  
  那是2014年冬,对国产神剧尤其是于妈雷剧向来敬而远之的我,错过了你。
  
  向来用娱乐圈“撕逼”大战配下午茶的我,再次关注你,是因为两个关键词:世故,圆滑。缘起是你在《旋风少女》里与谭松韵组CP,在新闻发布会上,主持人打趣说:“你们俩好像差了九岁。”而你应对自如:“对,我十五岁,她六岁。”
  
  后来《旋风少女》录制“快本”,当时只有杨洋、白敬亭和你在场,何炅开玩笑说:“你们今天只来了‘旋风’啊。”你立刻指着旁边的谢娜说:“‘少女’在这儿呢!”接梗技术令人叹为观止,无怪乎被黑成“老油条”“耍心机”。
  
  可是,难道十六岁就该单纯萌蠢,不该这么能言善辩、才思敏捷?情商高就被嘲讽为有心机、世故圆滑?但凡红起来,就要承受各种“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嘲讽别人的时候本身就会带来优越感,当这种嘲讽变成一种跟风或者站队时,言辞只会更加肆无忌惮。而面对这些成人世界里的恶意,你竟每次都能以四两拨千斤的方式轻松挑开——录制《优酷全明星》时,你被问及一个敏感的问题:和TFBOYS的比较。
  
  我在屏幕这边为你捏了把汗,你却淡定地笑笑,回答:“因为都是同龄人嘛,比较是难免的。我觉得他们的优势在于他们是三个人,而我的优势就在于我是一个人。”
  
  原谅我的智商,过了好几秒我才反应过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美貌和智慧并存”吗?而最让我佩服的是,即使遭受了那么多攻击,你还是一如既往坚持你的“世故圆滑”。原来对于一些无理取闹、胡搅蛮缠的人,对于那些莫须有的诋毁,无视就是最好的回击。
  
  喜欢你的人都说你很nice,我却觉得你更“耐撕”。当你的同龄人都在玻璃心的作死循环中逃不出来时,你的“耐撕”就是充满正能量的榜样力量,而正能量是永远也不嫌多的。
  
  那是2015年夏,我对你由路人转粉,吴三石,我的小王子,后来我才知道,那一整个夏天的际遇,都不如喜欢上一个你。
  
  6岁VS16岁
  
  根据弗洛伊德的理论,一个人童年的经历会在潜意识里影响成年后的自己。你的高情商自然和你与众不同的童年息息相关。当我们还在哭哭啼啼不肯去上幼儿园时,三岁的你已接拍了第一条广告《黄金搭档》,后来又连续接拍了五十多条广告。
  
  四年的配角生涯,和各大实力派前辈同台飙戏。2006年和“古装剧王子”胡歌共同参演《少年杨家将》,2007年与“年代戏第一小生”刘恺威合作《顺娘》。你几乎承包了当红古装剧和年代戏里的“少年男主”角色。
  
  2009年你荣升为主演,饰演《家有外星人》里的唐不苦,小小年纪就能hold住飞机头,经典形象深入人心。后来你片约不断,可囿于少年儿童题材,所以一直不算大火。
  
  十年磨一剑,2014年“史上最胖小龙女”的剧竟让你意外收获了“史上最帅小杨过”的称号,一时间人气暴涨。热潮还未过,在疯狂席卷暑期档的《旋风少女》里,你虽是配角,但“迎风夫妇”CUT的热度丝毫不亚于主角CP。
  
  还没来得及消化你的“水饺头”,大热良心剧《琅琊榜》就出现在原著党担忧的目光中,你不负众望地神还原了飞流的角色,面瘫和吃货、高冷和蠢萌的各种反差萌让人目不暇接。而最重要的是,这个角色脱离了你固有的模式,成功完成了转型。
  
  我不知道《琅琊榜》里飞流的角色是否像《封神榜之凤鸣岐山》里的哪吒一样是你自己争取来的,但我常会想象那样的场景——十六岁的你敲开《琅琊榜》导演的车窗,展露比夏日艳阳还要明朗的自信笑容。十年过去,熊孩子变成了长腿少年,岁月晕染了你的眉眼,始终不变的,是你的初心。
  
  鬼马VS老灵魂
  
  可最终能大红大紫的,谁不是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呢?追了这么多男神,我很担心一个偶像身上除了坚持和努力之外毫无看点,只有血泪上位史的话未免让人觉得boring。而差几天就是00后的你,字典里注定没有这个词。
  
  《好好学吧》里“古诗词擂主”的形象,将你的学霸气质展现得淋漓尽致;《大牌对王牌》编外整蛊,工作人员故意打翻水杯,你的第一反应是问他有没有被热水烫伤,迅速切换成暖心模式。被杂志采访问及颜值高不高时,你很“心机boy”地说:“我说了不算。别人说了才算。”逼得记者们不得不表示:“高,实在是高!”
  
  你还有许多可爱的小缺陷,譬如“宅”,你自曝偶尔会瘫在床上一整天,“颜值低得不行不行的”。譬如“瑟”,被问及最喜欢谁的歌,你说是Leessang,还对记者说:“不知道怎么写吧?我来教你。”转眼又说:“算了算了,教了你们也记不住。”
  
  明明逗比不止,却也有正经的时候。被问及对学习成绩的看法时,你会认真地回答:“成绩虽然只是一个分数,却决定了一个人的高度。”又严肃地说:“学习是绝对不能落下的。”热腾腾的“鸡汤”不知鼓舞了多少人好好学习。
  
  你年纪小,演技称不上精湛,但你胜在表情丰富、眼神有灵气,而且最重要的是,你热爱演戏,演起来很有激情。记得有一张动态图,你只是站在王凯后面很远的背景里,但你的眼里依然有戏。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能在自己喜欢的天地奋力拼搏,不管结果如何,过程本身就很幸福吧。
  
  鬼马如你,常说想要变成老男人,自称是十六岁的外表三十五岁的老灵魂——在“新浪娱乐”的访谈里,怪姐姐们决定调戏一下你这个“三十五岁的熟男”——
  
  “在学校里有很多女生给你写情书吧?”
  
  “这个好难回答啊,说有吧有点害羞,说没有又觉得有点low……”
  
  原来归根结底,你只有十六岁,是一个爱打篮球爱解几何题、物理学起来很费力、考试前也会临时抱佛脚的高中生,在拍3D电影《奇迹:追逐彩虹》时恶补英语,代言《仙剑客栈》手游时自称也曾迷恋玩游戏,你和我们一样,也有着许多成长的烦恼。
  
  多幸运,你和我们一样都还小,而这世上最奢侈的便是相识于年少。吴三石,我的小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