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大学校长2017新学年开学辞:像狐狸般广泛思考……


耶鲁大学(YaleUniversity) 创于1701年,是一所坐落于美国康涅狄格州纽黑文的私立研究型大学,是常春藤盟校八大成员之一,与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齐名,历年来共同角逐美国大学和研究生院前三的位置。



2017年9月1日,耶鲁大学迎来了新一届本科生,校长彼得沙洛维(peter salovey)在今年开学典礼上的演讲引来很多大学生们讨论,他用狐狸和刺猬的经典故事,向新生们分享自己对求学的理解,他还引用了多个名人轶事,启迪学生用广泛而灵活的方式思考与学习。



耶鲁大学校长彼得萨洛维(peter salovey)在2017年开学典礼上致辞。他是耶鲁大学第23任校长,同时也是克里斯阿吉里斯心理学教授。 

 

以下是演讲全文——



 “各位同事、各位家长,尤其是2021届的本科新生们,大家早上好!欢迎你们!特别是马文(Marvin Chun),今年将正式担任本科生院院长一职。


几年前,我帮1982届耶鲁大学的一个朋友上了一门名叫‘伟大的思想’的课。


每周,研讨会上的学生都会学习不同领域的知识,从不同领域理解何为‘伟大的思想’。学生的家庭作业就是观看不同专家的视频讲座,并读取主源资料。然后,他们又聚集在一起,就‘伟大的思想’进行新一轮的探讨。到课程结束时,他们已经能非常熟悉艺术史、政治哲学、进化生物学等领域的主要内容与问题了。


我的朋友将这门课程所带来的教育影响,形容为‘涉猎广泛但浅尝辄止。’


那年整个夏天我都在思考着‘伟大的思想’,反思其课程目标,这让我想起了狐狸与刺猬的故事。


公元前七世纪,希腊诗人阿尔奇洛克斯(Archilochus)提出,‘狐狸知道很多的事,刺猬则只知道一件大事。’当受到威胁时,狐狸表现地非常灵活,它想到一个聪明的办法,能够灵活巧妙地去应对这件事情。然而,当刺猬受到威胁时,它永远只会以一种方法来对应:卷成一个球。狐狸机巧百出、通晓百科,而刺猬一计防御、见解深刻。


身兼哲学家及知识史学家的以赛亚柏林(Isaiah Berlin)爵士于1953年出版了一册86页的小书,将这两种形象普适化。


柏林将刺猬描述为一个思想家:以某个观点来认识现实,并以此观点为中心来‘感受’现实中的一切,包括自己的俯仰呼吸,喜怒哀乐。总之,可称为万事诉诸于某观点的‘归位狂’。卡尔马克思(Karl Marx)与安兰德(Ayn Rand)都是刺猬。另一方面,狐狸可谓是百科全书,知道许多事情,会根据当前状况汲取大量他人的想法和经验。孔子与亚里士多德(Aristotle)就是最好的代表。


正如柏林所说,刺猬坚持一种普遍原则,万事万物都坚持用一种理念来解释。而狐狸追求更多知识,无论是相互矛盾的或是连接的。


柏林自己也意识到,这种二分法过于简单化了。我想起一个心理学家的笑话,他们就人类是否能够分成两种而产生了争论。不管怎样,希望狐狸与刺猬的故事,能够让每一个在耶鲁学习的人有所思考:要以何种方式度过在耶鲁的这段时间。


在耶鲁,你将接触一系列伟大的人生哲学,从一些‘伟大的刺猬’与‘伟大的狐狸’身上学习到很多知识。但是在这个阶段,我希望能够督促你们多效仿狐狸。通过学习,你可能会用某种观念或方式来观察这个世界,但是我建议,你们多学习不同人的思想、多考虑不同人的观点。尽量都去尝试一下,然后找出什么是最适合自己的。


耶鲁大学提供的人文教育,最厉害的一点是将你从追求狭隘的、以职业为导向的学习计划中解放出来。


我希望你们能够好好享受这种思想自由。你们可以选择各种课程,了解不同领域的人是如何思考并理解这个世界的。你们的导师会给你们介绍一些别人的观点,并且要求你们进行批判性思考。导师们更期望你们能够对一些正统观念提出质疑,而不是一味地认同某种观点。


这项工作将充满挑战,但是解放思想、令人振奋。


之后,你们会有很多时间来学习专业知识。也许你将继续深造,攻读博士学位,也许会进入一些专业学院。在耶鲁,也有许多可以深入研究某篇论文或是某个项目的机会。比如,我在耶鲁读研究生的时候,很多时候都必须是刺猬。刺猬也有许多优良的品质。


多年来,我看到了一代又一代的耶鲁学生抓住机会,广泛地思考与学习。你们也将变得宽思广学。无论你们毕业后从事什么样的工作,这些狐狸的属性都能够对你们有所帮助。


实际上,像狐狸一样学会思考有很多好处。


你们都知道,我是一个心理学家。我的研究范围和教学领域都集中在社会心理学方面。


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有一位名叫菲利普泰特洛克(Philip Tetlock)的,他研究了狐狸与刺猬(人类)的能力,以预测未来。


泰特洛克的研究重点是政治判断——政治家、专家和其他人预测世界结局的言论的准确性,以及各种行为会如何影响这些结果。那么,比方说,美国对朝鲜的强硬外交政策是否会削弱金主席(金正恩)对这个国家的铁腕控制呢?明年,阿萨德总统(President Assad)是否会失去叙利亚政权?


泰特洛克研究了284名预测者,他们都是有偿提供问题答案的专家,所以必须预测未来的各种世界事件。泰特洛克分析了这些人针对27,450个预测问题做出的82,361个概率估计值,研究他们如何做出这些判断,在发现错误时做出如何反应,以及他们是否会根据新的证据修改预测结果。


他发现,这些专家在这种情况下做出的预测,与你我做出的预测结果是一样的。注意这一点:在预测未来事件时,那些训练有素且高薪酬的专家也没有做出比普通人更为准确的预测。


一些谈话高手更是固执。他们常常对自己之前的理论过于自信,即使面对着压倒性的证据,他们也不愿意相信自己是错误的。如同刺猬一样,他们坚持着让他们成名的某种观点,不屑于了解与信仰相悖的新信息。


然而,泰特洛克确实找到了一些能够很好地预测未来的人。他将他们描述为‘知道许多小事情的思想家’。他们对一些大计划保持怀疑态度,他们愿意将各种信息拼凑在一起。也许,更重要的是他们对自己的预测能力不够自信。换句话说,他们是一群谦虚、会批判性思考、消息灵通且思维灵活的思想家。简单地说,他们都是狐狸。


狐狸就是最好的预言家。


那么,狐狸说什么呢?


狐狸说:‘我想仔细地倾听,去参与、去探索,用我的好奇心,最终超越别人!’狐狸不仅从他们认同的观点中获取知识,对于一些他们不同意的观点,狐狸也会说‘带走’。狐狸是灵活的。面对挑战时,他们不仅可以做出更好地反应,甚至可以预测到将来可能会遇到什么困难。


在我们周围到处都是狐狸,他们塑造了我们现在的生活和世界。


前几天,你们中的一些人搬进了耶鲁两所新的寄宿学院,或是保利默里(Pauli Murray)学院,或是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学院。


我很高兴能跟2021届的学生们一起开启新的一年。新学院多么可爱,多么充满“耶鲁”风;是的,即使在2017年,你们也还可以入住哥特式建筑中。


你们当中也有人是入住格雷斯学院(Grace Hopper College)的第一批新生。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保利默里(Pauli Murray)和格蕾丝霍珀(Grace Hopper)——我们的新大学以他们三个的名字命名,他们三个人有着共同的特征——充满好奇心,从未停止学习新事物。他们都是典型的狐狸。


很显而易见,作为一名发明家、政治家兼作家,本富兰克林(Ben Franklin)有着狐狸一般的智力。对于那些看似无法克服的挑战,他都能发明出一些东西来应对。


富兰克林见证了电的破坏力,因此发明了避雷针;到中年视力受阻时,发明了双光眼镜;人们需要一种比壁炉更少烟熏味的室内采暖工具时,发明了我们现在所称的“富兰克林炉”。我甚至已经不想知道他在发明柔性导管时想要解决什么问题!


作为一名外交官,富兰克林对于国际关系的意识形态方面(刺猬的方法)贡献较少,更多表现为一个灵活的政治家(一种狐狸般的策略)。他获得了法国对美国独立事业的支持,向启蒙运动的观众表达了启蒙思想,向法国同行表达了自己的深刻见解。此外,富兰克林完全愿意改变他的想法,正如他在晚年接受废奴主义一样。


两个世纪后,保利默里(Pauli Murray)来到耶鲁大学完成了法学博士学位。现在,她已经是一位有成就的律师和民权先锋了。默里在耶鲁时,她的朋友埃莉诺罗斯福(Eleanor Roosevelt)鼓励她担任总统妇女地位委员会(the President’s Commission on the Status of Women)的委员一职。


正是在那段时间,默里提出了使用第十四修正案来反对性别歧视的新方法,并在斯特林图书馆进行研究以支持她的观点。


那时,法律学者认为这项修正案是在法律上为种族、宗教或传统,提供正当程序和平等的保护,但在默里看来,这是促进公民权利的另一条道路。不久之后,默里在纽黑文(New Haven)撰写论文时,写了一份备忘录,帮助确保在1964年《民权法》中纳入基于性别的保护。


默里有多重身份:诗人、作家、律师、法律学者、种族正义的倡导者、以及国家妇女组织(the 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Women)的创始人之一。


她从未停止学习,一直在不断尝试新事物。在她62岁时,她在纽约进入了美国圣公会总会神学院(General TheologicalSeminary),三年后,她成为第一位被任命为圣公会牧师的非裔美国妇女。在她的一生,她善于倾听、学习、适应新的挑战,最终取得了惊人的成功。


最后,我们讲的是有着狐狸般灵活智慧的格雷斯霍珀(Grace Hopper)少将。


她在耶鲁大学获得了数学博士学位,在珍珠港事件之后,便加入了海军,在那里被分配到世界上第一台计算机上工作。在数学方面的知识储备固然重要,但霍珀不得不思考超出学校课堂所学到的内容。耶鲁没有教她成为一名计算机科学家,这个职业在那时甚至不存在,但她已经学会了思考如何解决问题。


霍珀常说,“英语中最具破坏性的一句话就是,‘它就是这样。’


因此,作为一个终身特立独行的人,格蕾丝霍珀(Grace Hopper)凭借她的好奇心和喜欢冒险的精神,最终改变了人类使用电脑的方式,影响了我们的生活。


2021届的所有学生们:我为你们能在耶鲁大学接受教育而感到自豪和高兴。像富兰克林、莫里、霍珀和许多其他的狐狸一样,你们将以广泛而灵活的方式开拓思维,将学会谨慎地思考,怀疑简单的答案并获得知识。你们将接受磨练,学会如何有效地与他人合作。用耶鲁的宣言来说:‘改善当今世界和未来……’


我知道你们会很高兴自己变成狐狸的。


欢迎来到耶鲁!”


外一篇

刺猬与狐狸

文/何帆(汇丰商学院教授)

 

心理政治学家菲利普·泰特罗克从1987年就开始研究学者们关于国内政治、经济和国际关系的预测。他的结论非常清楚:从总体上看,专家的预测明显地比群众的预测差。

    

泰特罗克把专家分为两种类型:一种叫“刺猬型”学者,一种叫“狐狸型”学者。这个典故出自古希腊诗人埃斯库罗斯。他说:“狐狸知道很多小事情,刺猬知道一件大事情。”

    

刺猬们相信,在纷繁复杂的表象下,有一个亘古不变的基本规律,这个规律影响着整个社会。只要你发现了这个规律,历史的迷雾就顿时消散。弗洛伊德肯定是一只大刺猬。在他看来,什么都是潜意识、性冲动。“刺猬”更容易成为学术大师或公共知识分子,他们有“深刻的片面性”。

   

狐狸们则天性多疑,对什么都不会全信。他们经常变化,喜欢向别的学者和别的学科学习,随时准备修正自己的看法。如果看到的实际情况和原本相信的理论不一样,他们更愿意怀疑是理论错了。他们不相信一个基本规律能左右整个世界,认为这个世界一定是充满了反例、异常、错误和混乱的。你问他们一个问题,他们总会给你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这一点尤其惹人讨厌。

    

在电视上、网络上影响力更大的往往是刺猬。刺猬们往往更大胆、更激烈,说话底气更足。狐狸们说话含混,躲躲闪闪,观点听起来前后矛盾,真是一点自信都没有。

    

但是为什么看起来底气不足的狐狸做预测时可能比底气十足的刺猬表现更佳呢?你得承认,认识到自己的无知,是最大的智慧。人们总容易犯的错误,就是过度自信。

    

狐狸有一个优点,那就是能传播思想的种子。我们可能会以为,科学研究中,后来的学者都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但科学研究的实际进展要混乱得多,而且那些正确的思想不会马上流传起来。物理学家普朗克曾经说过:“一个新的科学真理的发扬光大,不是通过让它的反对者信服,让他们看到真理的光明,而是等到那些反对者最终死去,等到熟悉真理的新一代成长起来。”普朗克说得不全对,年轻学者跟老年学者比,也并没有显出接受新生事物更快的倾向,他们甚至更容易被权威和传统俘虏。于是,有些知识被一次次地“发现”。

    

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的知识筑就的山洞里。在一个领域内众所周知的事实或解决方案,对另一个学科领域的人,可能是闻所未闻的。人类已经积累起来的公共知识,却以各种方式被隐藏起来。只有这些知识被全面认识和利用,新的理论才能被创建。但这不是靠一个学科内部的学者大量阅读文献就能实现的。促进创新的最好办法就是,让很多狐狸从一个领域跳到另外一个领域,腿上沾着各种花花草草的种子,把它们传播到各地。假设土壤和气温适宜,这些种子就可能在新的地方生根发芽。




来源:战略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