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价与理想国

传统经济学告诉我们,银行借助存款、贷款的周转乘数效应,而起到创造货币的作用。但在实际经济运行中的真相是什么呢?渔先生今天带老铁们到创造货币的蓝海里游一圈儿,去看看。



这些年,谁不是一边投身经济,一边买房呢?

当下,可以确定地说,没有一定数量房子的企业家,无法称之为成功的企业家。

Why?

因为没有房子,正在奔向成功企业家路上的小企业主们(渔先生称之为创业者们),有一条跨不过去的河——融资!

资金是企业抓住市场机遇、实现企业升级的血液,如果仅仅靠自有资金来实现企业的跨越式发展,难度系数有多大?

渔先生告诉你,大到可以让无数男子汉欲哭无泪。

比如吴京先生。

1996年,22岁的吴京先生和26岁的钟丽缇小姐演了一部电影叫《功夫小子闯情关》,给处于青春期的小渔先生上了一堂启蒙课,至今回忆起来都是辣么的甜蜜缠绵。

此后二十年,吴京先生虽没有像李连杰先生那样大红大紫,但也绝对是国内一线功夫明星了。

即便如此,吴京先生在拍后来赚到盆满钵满的《战狼2》时,据说也是抵押了豪宅贷款8000万才得以成就梦想、实现惊险一跃的。

《战狼2》成功后,吴京的夫人谢楠小姐说起这个经历时,温情后面总让人感觉有几番心碎。

吴京先生是个案吗?当下有哪些私营企业老板们还能靠信用从银行借钱出来呢?

so……老铁们?

为啥这样?

因为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房子才是银行承认的硬通货。这些年,银行业务千变万化,人来人往,唯一不变的就是认房子为抵押物。

这能怪银行吗?真不能啊。

渔先生讲个不算遥远的故事,老铁们就明白,银行也曾想超越历史发展的进程,实现利润的跨越式发展的。

2010年前后,民生银行看准创业者市场,商贷通业务大张旗鼓地推向社会。转型的身影坚定,前进的脚步无畏,两三年间快速扩大了规模。为满足小企业主们的融资需求,并解决没有房子作为抵押物的难题,互保联保、种子基金等各种非房产抵押融资方式如雨后春笋般地在银行产品设计者手中释放出来。创业者们一度迎来了信贷市场的春天,董文标先生在金融界的声誉一时无两。

结果来的迅猛,走的无声,现在的民生银行怎么样?问问民生银行的员工这几年都在干什么就知道了。

当年董文标先生做了一个壮举,在祖国大地做了一个实验,一个关于诚信和人性的实验。渔先生不想讲是因为人性的贪婪这样无谓的话,更想说是民法的基本精神——“诚实守信还没有深入人们的灵魂,在社会机制上——法律规定、征信体系、公司制度等——违约成本太低,再加上管理的时序,让这场实验的结果是一地鸡毛、一声叹息。

创业者们在创业阶段,没有足够的自控力和能力,来控制现金流和债务的对应关系,当巨额的资金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刺激了他们冒险的冲动,以及不节制的投入。而在民法的借贷关系上,又缺乏与之相应的强有力外部约束。于是借来的钱投入完毕的时候,还债的现金流却没有从投入中出来。

被迫的,社会机制上,以及人们内心上,所应具有的还债约束的角色,由借款人的房子来承担。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相信十年内,没有哪家银行再敢做范围如此广、规模如此大的脱离房子的信贷实验了,除了小额信用贷款之外。

换言之,经过悲壮的实验,发现我们的信用还真不怎么值钱。





失信以及资信不足,溢出了银行之外的另外一个融资市场——民间金融市场。

现在,这个市场,不诚实守信的违约成本很高。贷款人通过极高的利率,以及,各种传统的、创新的,实的、虚的,明的、灰的,各种手段锁定借款人的财产和人身。裸体贷只是这个市场的一角。更多的贷款人,不会用这种愚蠢的手段,与之相反,反而是充满着各种智力劳动,法律工作者大量参与其中,里子上用法律文本锁死债权债务关系以及抵质押物,面子上以民间大哥的光环加持

so,民间金融市场一旦违约,基本上就是失信人的人生破产。这个市场,基本上没有信任可言。

但即便如此,早期民间金融市场仍是以熟人感情为纽带的。

为什么以感情为纽带?

因为万事万物必须有个锚定才能牢固。银行以房子为锚定,上文讲民生银行曾经试图以信用锚定,结果没锚定;早期民间金融市场法律不健全,市场不成熟,又不好似银行一样板起面孔只认抵质押物,所以贷款人只能通过层层熟人感情作为锚定,以期锁定本金和未来的收益。

熟人之间的借贷市场曾经维持了一段时间。但这个市场的致命之处,是你无法评估感情值多少钱,当金钱加码,感情就开始变得脆弱,直至轰然垮掉。

前有赚快钱的利益牵引,后有感情锚定,这个市场的规模曾经相当可观。

这个市场有多大,百度跑路二字就可见端倪。

金钱摧垮了感情,也让民间金主不再相信眼泪了。现在,民间金融可以不看你的信用记录,但是没有车、没有房等作为抵押物,想借钱?那只能呵呵了。

成熟的市场必然产生成熟的框架。民间借贷市场成熟时,也是抛弃感情之时。因为缺少优良的抵押物,更没有银行的声誉之忧,民间金融市场彻底抛弃了感情的温情外衣,变成赤裸裸的利益纠葛,毫无情面可言。

民间借贷市场的最终还是抛向了固定资产,好歹,也要在房子之上跟个二抵。

与银行不同的是,银行把房作为第二还款来源,也即在极小的情况下,才会处理抵押物作为还款来源;而民间金融机构却是把房作为第一还款来源。




在民间借贷市场之外,存在着另一个不以生息为目的的熟人之间的拆借往来。因为不以生息为目的,所以不会有创造货币的作用,而且出借过钱的人都知道,这种借钱特么根本不是钱,而基本上是钱的转移,本质上,这是一种感情的变现、出清、清零。




合同当情话,情话当合同,并不是哪个人的专利。

董文标先生发现了信用不值钱,老百姓发现了感情不值钱,贾跃亭先生让人们发现情怀也特么不值钱。

一张张炫目的PPT眩晕了人们的眼,晃眼的日光中出现了梦境,人们奋不顾身地投身其中,以至于忘掉了ppt背后的产品逻辑、价值逻辑。

贾跃亭先生的七大生态化反”——互联网生态、内容生态、大屏生态、手机生态、汽车生态、体育生态、互联网金融生态,你用过几个的产品呢?又有几个人搞懂过呢?

大道至简,任何一个成功的商业模式,无论用了多少张ppt,发明了多少术语,最终只能落脚到两个字上——客户。

客户在用钱为你的雄心投票,真金白银,没有人敢马虎,用你产品的客户越多,你的公司越值钱,美国电影、苹果、腾讯,哪个不是这样呢?

贾先生会变魔术吗?从PPT变成100000+?谁知道呢?

但是被贾先生的PPT“过去的钱,什么时候能连地再回到银行和投资人手里,重新发挥创造货币的作用?鬼知道。

法律上有一个课题,起了一个梦幻的名字,叫刺破公司的面纱,是指在特定的情况下,法律不顾公司法人的人格独立特性,追溯公司法律特性背后的实际情况,从而责令特定的公司股东直接承担公司的义务和责任。

梦想总是绚烂多彩,现实却是另外一个版本,这些年,有多少个千万富翁,是银行的不良贷款成就的呢?他们的面纱被刺破过吗?

贾先生的ppt脱落了,但他的情怀故事,不是第一个,也应该不会是最后一个。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情怀做个下酒菜就好了,别当真。民间金融市场虽然长期背负着恶名,但诺贝尔经济学得主却可能有另一番解读。1992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加里·贝克尔说:发国难财是增加供给的最好办法,当然应该鼓励;197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里德曼说:那些发国难财的人,是在救别人的命,他们应该得到一个奖章,而不是得到惩罚。

民间金融机构,也在解决着一些特定领域的货币稀缺问题,发挥着创造货币的作用。

可是情怀呢?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这里没有货币乘数,只有货币清零。

若干年后,不知道贾先生会不会被写进经济学教科书里。

渔先生希望如此啊。




人们从睡梦中睁开眼,把信用、感情、情怀都抛弃了,信贷市场的不约而同地指向了房子。

是房价绑架了银行吗?还是银行绑架了房价?

都不是。这是一个自然选择的过程。

用贾跃亭先生的话说,这是一个生态化反的过程。

人们经过无数的试错,终于借助房子建立起了有序的金融秩序。信用、感情、情怀,没有一个能够支撑这个机制的运行。

无论是银行还是民间金融机构的货币创造作用,都借助了房子这个通道。 

在农村人口向城市大迁徙的过程中,当所有人都认为房子是最有价值的东西的时候,房价的回落之路还很漫长。




柏拉图在《理想国》里说:让我们永远走在路上,追求正义和智慧。

人类追求的正义和善是柏拉图理想国的主题,他认为国家和法律要朝向真正的存在并与人的灵魂相关才有意义。

柏拉图的《理想国》,被非常非常多的人认为是乌托邦。

但这不正是社会不断发展的方向和人们追求的目标吗?

古希腊有句名言:行使你的权利,但应该以不伤害别人的权利为界。

首先,人们要明白什么是自己的权利,权利界定清楚了,一切才了然。如果界定不明确,你怎么知道那张ppt是真,那张ppt是假呢?

人心幽微,不是风动,不是幡动,是心动。心一动,乾坤颠倒。当经济学家界定了权利的内涵,当法律学家规定了权利的边界,当哲学家沁润了人们的心灵,当一切都清晰如日月星辰,心动还能颠倒乾坤吗?

信任、感情、情怀,不应该是最值得珍惜的东西吗?不应该是建立在尊重别人权利的基础上吗?

所以,当你追求自己幸福的时候,也请维护别人的;当你争取自己权利的时候,也请尊重别人的;当你想要自由的时候,也请不要干涉别人的;当别人对你抱以信任的时候,也请回以真诚。

则规则即成,理想国可期。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萧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人阑珊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