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天王婚前买足保险保全个人财产 巧用年金保险 实现子女婚前财富保全和传承


4月18日,51岁天王郭富城在

香港半岛酒店迎娶29岁女友方媛。郭

富城为搏红颜一笑,豪花百万大搞低

调豪华婚宴。


据媒体爆料,这作风也符合郭天王的作风,奢华不失低调。郭的经纪人透露:郭天王是保险忠实粉丝,开演唱会时买5亿保险,拍电影一定要买保险,并要将保险合约写在合同上!现在他的保额已约一亿美金!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法律規定,如果夫妻一方在婚前的保险,并独自完成交费,除双方另有约定外,该保单属于个人财产,哪怕离婚,这份保险及收益归属不受影响!



为什么说婚前财产保险很重要呢?


莎士比亚说,爱情里面要是掺杂了和它本身无关的算计,那就不是真的爱情。婚前分清各自财产,或许可以看做剔除爱情杂质的方法,爱无关钱财,只因心正纯粹。

婚前购买保险 ,如果在婚前订立保险合同,如基金型保险合同、分红型寿险合同等,并且用婚前个人财产购买,即被视为个人财产,且此后该保险产生的收益也是属于个人财产。


再看个真实的例子。




53岁的王女士,离异,经营私营企业,个人总资产不低于3000万,单身抚养女儿长大。

独生女今年20多岁,经同学介绍交了一个男朋友,两人准备结婚。但王女士发现女儿男友说话比较轻浮,教育和家庭背景都非常一般,而且对未来并无实际规划,于是便担心女儿未来生活辛苦,而且有婚姻的不确定性。

王女士想给女儿一笔钱,但害怕女儿婚后共同财产风险。曾经询问女儿是否可以进行婚前财产公证,女儿坚决不同意,认为这样伤害彼此感情,不惜断绝母女关系。




怎么办?很多代理人会说,买保险呗。但是,保险真的是一买就灵吗?事实上这里远远不是买保险这么简单,保单所载关系人的设计决定了保险目的实现与否。



 保险合同中的关系人


先明确几个概念:

1. 投保人:是指与保险人订立保险合同,并按照保险合同负有支付保险费义务的人。简单说,投保人就是交保费的人,能够掌控保单(如退保、保单质押贷款)。

2. 受益人:又称为“保险金领取人”,是指由被保险人和投保人指定,在保险事故发生或者约定的保险期限届满时,依照保险合同享有保险金请求权的人。

3. 生存和身故:若在保险期限内,因保险产生的利益在被保险人生存的情况下是归生存受益人的,如果被保险人去世产生的保险利益则归身故收益人。

那么,不同的关系人设计会起到什么作用和效果呢?

 第一种情形:母亲作为投保人

母亲投保是相对合适的,原因有三:一是具有保单掌控权;二是可以按照投保人意愿进行指定的财富传承;三是某些高现金价值的年金险还能够保证母亲在急需用钱时立即变现。

具体来看:


在方案2中,母亲掌控保单,保证保单有效性和归属性,同时女儿获得一笔专属持续的现金,不会一次性拿很多,可以保证细水长流,同时女儿婚姻状况(比如离异)不影响保单有效性。当然,如果女儿万一发生意外,这笔资产则回到了母亲这边。

这里唯一可能比较绕的一个问题是,如果作为投保人和身故受益人的母亲先于被保险人女儿去世,怎么办?方法是变更投保人。在这里就不详述了。


在方案4中,母亲身前完全掌控所有保单收益,女儿女婿都不能染指,但女儿可以获得专属的理赔金。

这个设计可能的问题是,母亲为被保险人,年金领取时间较短;此外女儿领取身故保险金后,如果婚姻状况良好,这笔资金容易慢慢变成夫妻共同财产而无法区分,当然这也是好事,毕竟女儿婚姻幸福。


年金险在这里的作用:

1. 每年稳定的现金流满足自身日常支出,满期时返还各项保单利益。

2. 身故金指定受益人,属于女儿的专属资产,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规避婚姻风险。

3. 保险具备“婚前财产约定协议”的本质,但与婚前财产公证相比,更容易接受,避免伤害情感。

 第二种情形:女儿作为投保人

从这个案例来看,女儿自己并无雄厚的资产,即使作为投保人,也是其母亲提供资金。这样一来,一旦女儿结婚,所缴保费就变成了夫妻共同财产,自然就无法达成母亲计划隔离的目的。当然,如果女儿期缴完成后再结婚,则不存在这个问题。


在方案1中,女儿作为被保险人,可以持有年金时间更长,万一女儿发生身故,可以为母亲留一笔“尽孝”钱。如果女儿在结婚前完成缴保,那么钱就在母女间形成了闭环。

可能的问题是,母亲给女儿钱女儿来投保,那么如果女儿要退保,母亲无法阻止,也就完全失去了对资金的掌控权。


在方案3中,如果是母亲想给女儿钱,那么这种投保方式其实没啥必要。这种方案核心的逻辑是“女儿爱妈妈”,多见于富裕、年轻的单身女性或准备再婚的女性,在结婚前为母亲做好安排。



所以,保单的设计有时候比买什么保险更加重要。当然,最重要的是希望用保险实现的目的,包括现金流规划(自己的养老金&女儿的生活所需&孙子辈的保障)、定向定额传承、资产的控制权和资产保全等。这个就需要有专业人士来进行规划,这也正是财富管理的专业价值所在。当然,本文所述内容必须建立在现有法律框架下才能做到有效,如合法收入来源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