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癌症后,投人寿保险仍然获赔(精彩案例分享)


精彩看点

投保人明知自己确诊为癌症的情况下投人寿保险,在发生被保险人死亡的保险事故时,保险公司由于超过《保险法》16条规定的合同解除权的30天的行使期限,其作为原告(保险公司)以被告(投保人)未如实告知、涉嫌欺诈为由提起的解除合同之诉从基层法院败诉到中院败诉,然后再到高院申诉仍然败诉。

保险公司主张的按《合同法》撤销权行使期限为一年的观点,三级法院审理中均未被采纳。

案件当事人及基本事实:

原告中国平安人寿保险宁波分公司

被告杨韵、黄云彩

原告的诉讼请求:

请求法院判令撤销编号为P290000004600445的保险合同。

2009年,罗丽萍经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诊断为消化系统其他疾病(CA19-9升高、消化系统肿瘤待排)。

2010年2月,罗丽萍经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诊断为肝占位性癌变(肝内胆管高分化腺癌)。

2010年3月8日,罗丽萍向原告投保以死亡为标的的智盈人生险种。

2010年3月17日,保险合同(编号P290000004600445)成立并生效,保险为智盈人生(810),被保险人罗丽萍,受益人黄云彩40%、杨韵60%,保险金额380000元(因罗丽萍肝功异常的原因,保额不得超过380000元),年交保费10000元。

2010年3月23日,罗丽萍以被告杨韵为受益人向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投保金泰人生保险。同日,罗丽萍以被告杨韵为受益人向中宏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投保中宏终身寿险(分红型)-轻松保计划(二十五年缴费期),基本保险金额300000元,附加保险金额690000元。

2013年4月17日,罗丽萍因病死亡,死亡原因梗阻性黄疸、伴腹水3月余、肝内胆管癌三年余。2013年5月21日,两被告向原告申请保险理赔。

2013年7月18日,原告作出理赔决定通知书,拒绝给付保险金,理由:经审核,投保人在投保时故意隐瞒被保人已患“肝内胆管细胞高分化腺癌”的重要事实,使原告在违背真实意愿的情况下作出缔约决定,故本次拒付身故保险金。同时,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宏人寿保险有限公司均作出拒绝理赔的决定。

一审观点:

原告与罗丽萍之间人身保险合同已经成立并生效,原告要求撤销保险合同的诉讼请求,缺乏依据,不予支持。理由如下:

首先,从保险合同的约定来说,双方均认可自保险人知道有解除事由之日起,超过30日或自合同成立之日起超过2年的,保险人不得解除保险合同,该约定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以下简称《保险法》)第十六条的规定基本相符,即根据保险合同的约定,原告可以在符合条件的情况下解除保险合同。本案的保险合同成立于2010年3月,原告称其于2013年5月知悉罗丽萍未履行如实告知义务并在2013年7月提出拒保,同时,原告于2014年5月首次提出撤销合同,之前并未提出解除合同。因原告未在保险合同订立后2年内或在其知道解除事由之日起30日内行使解除合同的权利,故合同解除权归于消灭。

其次,法律适用时遵循特别法优于普通法的原则,特别法没有规定时适用普通法。本案系保险合同引发的纠纷,首先应当适用《保险法》,《保险法》没有规定时适用《合同法》。即便罗丽萍故意未履行如实告知义务的行为符合《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欺诈”,那么根据法律适用原则,本案仍应适用《保险法》。因为对于罗丽萍的行为《保险法》已赋予原告相应的法律救济途径,保险合同的解除或撤销均能引起免除保险人保险责任的法律后果,原告怠于行使《保险法》赋予的解除合同的权利后再行选择适用《合同法》中关于撤销权的规定,不符合法律规定。

二审补充的观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八十三条规定,同一机关制定的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特别规定与一般规定不一致的,适用特别规定;新的规定与旧的规定不一致的,适用新的规定。本案系保险合同引发的纠纷,首先应当适用《保险法》,《保险法》没有作出规定时才适用《合同法》。鉴于《保险法》对投保人故意或者因重大过失未履行如实告知义务的情形已经作出明确规定,并赋予上诉人相应的法律救济途径,本案应适用《保险法》进行处理,而不能适用《合同法》。现上诉人怠于行使相关权利,其理应按照《保险法》的相关规定承担相应责任。况且,上诉人怠于行使《保险法》赋予的解除合同的权利致使合同解除权归于消灭后,再行选择适用《合同法》中关于撤销权的规定,亦缺乏法律依据。故上诉人主张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的上诉理由,缺乏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浙江省高院观点:

鉴于平安公司未在保险合同订立后2年内或在其知道解除事由之日起30日内行使解除合同的权利,其合同解除权归于消灭。本案系保险合同引发的纠纷,根据法律适用原则,首先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在该法没有规定时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原判援引《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八十三条规定,认为在特别规定与一般规定不一致的,适用特别规定,法律适用当属正确。根据杨韵、黄云彩提供的核保意见通知函,其中记载了“罗丽萍肝功能异常”的内容,该函件表明平安公司在签订合同时已知悉罗丽萍存在肝功能异常的情况。即便罗丽萍在签订保险合同时隐瞒病情、未履行如实告知义务,由于平安公司行使合同解除权已超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六条规定的除斥期间,在此情况下保险公司再行选择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关于撤销权的规定,缺乏依据,原判对平安公司主张撤销案涉保险合同的诉请不予支持,并无不当。

体会:记得在学习《保险法》的时候,老师讲过保险的精义在于“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为了防范保险欺诈,保险法赋予了保险公司对因蒙受保险欺诈所签订的保险合同的解除权。但这个权利在法律上属于除斥期间,即过期即丧失实体权利。

本案中,保险公司在2010年签订《保险合同》时,在知悉投保人已存在肝功异常的情况,但或许是为了业绩吧,仍与投保人签订人寿保险合同。到了2012年的合同对应日,就过了两年的解除期间。此时若发现解除事由后,30日内还有另一解除权可用。

但,2013年5月,在投保人死亡后受益人索赔的情况下,应该是明知有解除事由了。保险公司却未在30日内(即2013年6月之内)提出解除合同,至此,其两次解除权均已丧失。必须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向受益人支付身故保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