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领域的大时代的落幕

作者:国海证券 靳毅

我们2018年年度策略《变局与重构》里提到这样一段话:“过往几年,从海外、到国内,从实体经济、到资本市场,从大类资产、到债券领域,无一不再发生着变化,这些变化的相互交织,最终构成了一个巨大的变局。身处变局之中,当我们将过往发生的一幅幅割裂的场景连接与重构,并深入解析,或许就能将曾经的无序与孤立串联成能够解释这个变局的线索。

岁末年初,年度策略里所提及的变局,正不断地以各种方式、各种渠道出现在自己身边。站在2018年的起点上,我想是时候对那些已发生的以及即将发生的变局再进行一次梳理。

梳理的开头,先从最近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几个事件讲起。

2017年11月的某一天,某城商行资产管理部负责人,通过微信转给我一份简历,并让我帮忙留意是否有合适的工作机会。简历上的求职者,985院校毕业,履历从股份制银行到基金子公司、再到某农商行,放在三年前,这样的背景工作肯定不会难找。但再和这位老总深聊,才了解到,上一轮同业业务扩张时,很多中小型银行在北京、上海设立了办事处,大肆招兵买马,如今行业进入弱周期,不少之前大举扩张的机构开始降薪减员。因此,一时间金融市场上,再就业的压力陡然增大。

2017年底,某天下午收盘后,我按计划前往一家北京的基金公司路演。在路上,和销售同事闲聊起来,同事提到“XX公司在上一轮牛市的时候大概有500亿左右的管理规模,牛市之后,他们规模开始一路下滑,到目前规模不到400亿了,公司领导压力挺大的”。细想,其实有类似情况的公募机构,绝不仅此一家。这一轮股票的2/8行情加上债券熊市,使一些基金管理人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的怪圈:业绩不好,规模趋降,优秀人员流失,业绩进一步下行。在目前收缩的金融周期里,一些小的基金公司正在规模保卫战中艰难前行。

2018年年初,和一位有着10年信托从业经验的老友餐叙,那次聚会更坚定了我对这个行业的一些看法。信托业曾经的辉煌,靠的的是“政信+地产+通道”这老三样,而将其利润收入进一步放大的,则是非标准化资金池。但随着本轮金融监管的逐步落地,信托传统的通道业务、平台融资都将受到了很大影响,同时,非标资金池也即将退出历史舞台。下阶段,整个信托业利润率的下滑,对身处其中的从业者而言,影响无疑是巨大的……

类似的场景还有很多,当把这些景象连接与重构,就不难发现,我们所正在经历的,似乎并不是一次局部的调整或者阶段性的走弱,而是一场金融行业全方位的格局重塑,这个现象,是在过往10年中所不曾出现的,也是很难用以往的经验加以解释的。这场格局的重塑,极有可能使金融机构未来的发展方向、业务模式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这是每一位金融从业者所不应忽视的。

一、金融监管重塑金融格局– 错乱归位、套利终局

2009年开启的金融自由化,所产生的各种影响,我们在《本轮金融监管的宏观背景和逻辑》一文中做了详细阐述。简言之,上一轮的金融自由化,产生了影响经济发展的三个核心问题,第一个是金融资源配置的低效和错配,第二个是资金的脱实入虚与金融资产价格虚高,第三个则是金融本身作为加速器加快和放大了前两个问题的内生循环。

金融资源错配之下,金融绑定政府信用、债务大量堆积。金融机构偏好“低风险、高收益”资产,过去资金源源不断的流向嵌入了政府信用的融资平台和国资背景的过剩产能。起初,债务还只是躺在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里,随后影子银行的扩张,使得巨量的债务囤积在了银行的表外。商业银行押宝政府信用,通过表内、表外多渠道向其输送信贷资源,而非银机构则不断在这个链条形成闭环的过程中发挥着自己的功能。

金融运转低效之下,资金空转、套利丛生过往相当长的时间里,所谓的金融创新,本质上都是绕监管。银监会监管银行理财,理财就借道信托继续套利;监管层限制银信合作,他们就再把券商拉进来,搞银证信合作。监管不让理财资金进交易所,机构就套通道,一层不行套两层,最终曲线进入交易所市场。银行发同业存单买货币基金,货币再返回头购买银行发行的存单,循环往复,规模不断虚增、泡沫不断涨大。

资产价格虚高之下,杠杆狂欢、风险积聚。金融机构层面,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推进,同业业务作为中小银行“突围”的一个出路,在过往发展迅猛,表外规模比表内规模还大的银行屡见不鲜;金融产品层面,1:6、1:9的股票和债券结构化产品曾比比皆是;在货币市场层面,自营类账户、产品类账户纷纷通过回购融资,杠杆买入金融资产。建立在杠杆之上的金融市场,充斥着不稳定性,最终导致股灾、债灾接踵而至。

本轮的金融监管,拉开了整饬这些金融乱象的大幕。在监管逐步落地的过程中,不仅仅是债券市场、股票市场会受到影响,金融机构未来的发展方向、业务形态也会受到影响。严管之下,曾经很多基于监管套利、杠杆盈利的业务模式都将衰减或消失。此前人们更关注“吃不吃的饱的问题”,但却忽略了“未来还有多少饭碗的问题”。

银行理财近30万亿、信托产品20余万亿、券商资管近20万亿,巨量规模之下,有多少是靠通道业务撑起来的,有多少属于资金池产品,又有多少真正符合净值型产品要求,想必从业者们心里都有自己的答案。而过往通道业务、资金池业务、成本法估值账户养活的人数,保守估计十万有余,格局将变之季,他们将何去何从?

过往,众多的产品经理都是绕监管的高手;曾经,大量的资管账户享受着成本法的庇佑;此前,金融领域的融资文化远胜投资文化。过往的金融土壤,使得很多金融机构所孕育的技术专长、能力特点、资源禀赋等都是嫁接和寄生在监管套利、杠杆经营的基础之上的。那么,当风向变换之际,曾经的先发优势会不会变成先发劣势?

下阶段,通道业务持续萎缩,资金池业务已是夕阳,净值产品催生资金回表,刚兑打破重塑资管格局……为了应对这些变化,金融体系内部毫无疑问将迎来一场巨大的变革,错乱即将归为、套利已是终局。身处这个时代,从业者也好、旁观者也罢,看清楚这个大的变局,对于我们更好的把握未来,或许是大有裨益的。

二、债务扩张大时代的结束 – 兴衰将尽、浪潮落幕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凭借出口拉动而一骑绝尘的中国经济增长受阻,政府随即转向依靠内部投资拉动的内生增长模式。自此,基础设施、融资平台、房地产、周期性行业开始了长达10年的快速债务扩张之路。以地方政府债务为例,在过去的10年中,广义的债务规模每年以万亿级别在增长。在这个过程中,融资文化逐渐成为金融市场的主流,各类融资模式层出不穷,而数十万计的金融从业者们也纷纷加入这场融资的浪潮。

可以说,过往中国经济发展的10年,也是中国债务规模一路狂奔的10年,对金融机构而言,更是资产负债表和影子银行大幅扩张的10年。在这10年中,商业银行的公司部、资管部、同业部,以及信托公司、证券公司等都成为了这个扩张链条中的搬运工和缔造者。债务大扩张过程中所蕴含的赚钱效应,使一家又一家机构、一批又一批的淘金者蜂拥而至。

然而,扩张终有收缩时,大幅的债务增长在保证经济总体向好的同时,所引发的诸多潜在问题,也是这一轮政府正在着重解决的。无论是近两年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还是陆续出台的地方政府融资相关政策,以及十九大关于金融的定位,都是围绕着修正地方政府无序举债、房地产行业库存高企、以及过剩产能重复建设所展开的。十九大经济发展“质”字为先,17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未提“适度扩大总需求”,这些信息无不再向外界传递着一个信号,那就是,未来的经济发展将不再会走曾经盲目债务扩张的老路。

因此,2018年或许将成为一个分水岭,银根收紧、信用收缩,政信融资、地产融资、过剩产能融资,这些曾经支持金融机构业务开展的核心引擎将开始降速,这种降速不是简单的行业周期循环的走弱阶段,而极有可能成为整个融资大时代缓缓落幕的标志。对于处在庞大债务链条上的金融机构而言,这将是一场巨大的变革。

曾经的商业银行,表内表外堆积着天量的政信和地产贷款;曾经的信托公司,其看家本领也是“政信+地产+通道”的老三样;曾经的券商投行和资管,其债务融资部门利润最厚的业务也离不开政信和地产。而这些已提到的或未提及的业务模式,在融资时代大幕缓缓下落的过程中,也将不断的被动收缩,对于身处其中的金融机构和从业者而言,等待他们的或许将是一个漫长的煎熬期。

三、金融行业的供给侧改革– 强者恒强、弱者离场

2017年,实体经济中发生的一个无法忽视的问题,就是实体企业向大向强的发展趋势。从上游到下游,从互联网领域到周期性行业,似乎都能看到大者愈大、强者恒强的趋势。一时间,行业龙头市占率提升、小散乱弱逐步出局,突然就成了大势所趋。在这个趋势下,一级市场的风投方向变了,二级市场的投资逻辑变了,金融机构的业务模式似乎也要变了。进入2018年,面对实体经济内生结构的巨大变化,金融领域又将发生怎样的变化?

实体的强者恒强、弱者离场,对于银行而言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中小银行的出清可能也不会再远。金融的本质是为实体服务,国家鼓励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机构,其目的也是满足不同体量企业能够在资本市场获得资源支持。大银行服务大企业,中小银行对接中小企业,在过往,中小银行想挤进大企业的合作白名单要比小企业向大银行申请贷款难的多。那么,在当中小企业逐渐收缩时,曾经聚焦中小企业信贷业务的金融机构是否也将面临收缩?

实体的强者恒强、弱者离场,对于基金而言意味着什么?基金子公司作为一个特定时代的产物,下阶段的发展将会受限很多,各类专业化的通道或许是它们的一个出路。而对于母公司而言,本轮资本市场的2/8分化,已然在拉开着大机构与小机构的距离。如果二级市场长期见不到普涨行情,那么资金必然会流向那些业绩优秀的管理人,基于业绩与管理规模的优势,更多的资源也将会向这些机构倾斜。相反,长期踩不准节奏的管理人,也将会在这一轮淘洗中,渐渐淡出历史舞台。

实体的强者恒强、弱者离场,对于券商而言意味着什么?上一轮佣金价格战之后,经纪业务格局已定,未来拥有更多客户基础的机构可以通过交叉营销、财富管理等多种方式进一步蚕食对手的战场。投行业务,在政信地产收缩、中小企业出清的大背景下,也是存量客户博弈的逻辑,在这个环节,无论是价格战还是综合服务,大机构都更胜一筹。投资类业务,囿于本轮监管对净资本的约束,大机构天然占据着绝对的优势。资管的未来,壁垒也将更高,投资类业务将基金化,核心是管理能力,融资类业务会投行化,核心的还是企业客户基础。

实体和金融作为一个硬币的两面,当一面的内生结构开始发生变化,另一面也必然会随之发生变化。金融行业的未来,即将上演的,也必将是强者恒强、弱者离场的桥段。曾经野蛮生长、快速扩张的景象终难再现,随之而来的将是精耕细作、步步为营。下阶段,大的金融机构无论是在业务的开展层面,还是在二级市场的市值层面,都会享受更高的溢价。那时,金融牌照或许将不再是万金油,唯有能真正把握住行业发展趋势的机构才有可能基业长青。

后记

回望金融行业过往辉煌的10年,机构的盈利几乎一路飞涨,造福的神话似乎每天上演。但有时夏天太长,就容易让人忘记还有冬天的阴冷。当秋风中的落叶打在路人肩上时,或许才会让当局者恍然发觉,夏天有多长、有多美,冬天可能就会有多长、有多凉。面对新时代下的金融变局,调整心态是必要的,重新定位是必要的,未雨绸缪也是必要的。

在悠长的海岸线上,浪潮正在慢慢退去,那些逐浪的人们,有的浑然不觉、有的开始撤离。或许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陆家嘴随处可见的咖啡厅里,都很难再现曾经处处聊风投、桌桌谈融资的盛景。不过,站在2018年的头上,似乎一切都还未上演,未来,是盛景依旧还是黯然失色、是逐浪儿还是裸泳者,能够检验的,或许只有时间。

来源:靳论固收

附:银监会明确:2018将重点整治八大领域!

“放弃幻想,回归本源,服务实体。”一位股份行同业业务负责人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交流时表示。“原来想的是,以往的同业擦边球业务是不是监管整顿过后还会有机会做。现在看不可能了。”

刚刚过去的2017年,强监管成为银监会工作的关键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监管部门了解到,强监管态势将在2018年得到延续,银监会将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重点围绕以下八个方面开展整治工作:

  • 公司治理不健全

  • 违反宏观调控政策

  • 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产品风险

  • 侵害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

  • 不当关联交易进行利益输送

  • 违法违规展业

  • 案件与操作风险

  • 行业廉洁风险等

中国银行业资产规模已跃居全球第一,银行业金融机构资产总额达247万亿元。

在中国银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一些风险点有所积聚,突出表现在部分银行体系资金空转、层层嵌套规避监管投向限制性行业和领域,跨市场、跨业务交叉风险隐患较高。在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同时,提升银行业发展质量成为监管更重要的任务。

针对银行业发展中的问题,在2015年开展“两加强,两遏制”的基础上,银监会在2017年初陆续开展“三三四十”(“三违反”指违法、违规、违章;“三套利”指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四不当”指不当创新、不当交易、不当激励、不当收费;“十乱象”指股权和对外投资、机构及高管、规章制度、业务、产品、人员行为、行业廉洁风险、监管履职、内外勾结违法、涉及非法金融活动等十个方面市场乱象)等专项治理行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三三四十”专项治理收官,各级监管机构发现问题5.97万个,涉及金额17.65万亿元。同时,银监会行政处罚金额及责任人均创下历史纪录:2017年银监系统做出行政处罚决定3452件,罚没29.32亿元,处罚责任人员1547名,270名相关责任人取消一定期限直至终身银行从业和高管任职资格。

同业资产负债“缩表”

“过去写年终总结的时候开篇都是写资产规模增加多少,十几年都没变过。今年开篇先谈内控治理,真的不一样了。”1月8日,一位银行业机构办公室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经过专项治理,银行业的发展理念正在发生转变。不过在“三三四十”初期并不容易。

一位监管部门人士坦言,在开展专项检查之初,市场担忧政策叠加会加剧市场调整,监管部门也有不小的压力。

2017年5月,银监会审慎规制局局长肖远企在监管工作通气会上表示,制度设计和政策安排充分考虑了对市场和对银行业机构的影响,将坚定不移按照既定监管思路和方向开展监管行动,也会充分考虑风险实际科学把握力度和节奏,稳妥有序推进。

1月8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副主任曾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宏观层面上,过去金融市场风险积累并有所显现,货币政策过于宽松引发资产泡沫,市场流动性紧张、股市波动、债市波动等风险引发高度关注;从实体层面来看,2016年下半年开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一定成效,实体经济增长企稳,经济工作的中心从原来的稳增长逐步转移到防风险方面。在这种背景下,“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成为监管工作重要内容,银监会通过“三三四十”专项整顿在短期内将一些重要问题进行化解。

郭田勇

“整治很有必要。”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1月8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近年来银行业发展速度很快,资产规模膨胀厉害,但也乱象丛生。不可否认以表外、同业和理财为代表的所谓创新业务有一定效果,但的确带来一定程度上资金空转,风险隐患在加大,服务实体的效率降低等问题,要对矛盾突出的领域进行规范。

但这并不容易。“三三四十”专项治理也被市场人士称为“拆弹行动”,因为其复杂且有风险。

郭田勇介绍,银行庞大的表外资产的形成经过了较长的积累期,去杠杆不能在短时间过猛、过急,防止人为造成“明斯基时刻”(指杠杆过度累积引发市场突然下行)。

曾刚表示,“三三四十”专项治理一方面面临跨市场、跨机构业务的穿透难点,另一方面要防止在处置风险中引爆“炸弹”,将潜在风险变为现实风险。“目前来看,这个政策节奏和力度把握是比较好的。”

针对结构嵌套、资金空转、规避监管较为突出的表外、同业和理财领域,经过整顿,其不规范行为得到初步遏制。银行间相互购买、代持理财产品现象得到缓解,银监会披露,截至2017年11月末,理财产品特别是同业理财累计净减3万亿元,理财中的委外投资较年初减少5888亿元。表外业务逐渐回归表内,“影子银行”行为有所遏制,委托贷款中的“金融机构委托贷款”同比少增889亿元,表外业务增速由过去的50%以上降到19%。商业银行同业资产负债自2010年来首次收缩,余额分别比年初减少2.8万亿元和8306亿元。

另一方面,2017年前11个月,银行业新增贷款13.3万亿元,贷款增速自2015年以来首次超过同期资产增速。制造业贷款增速较2016年同期上升1.7个百分点,小微、保障性安居工程、基础设施行业信贷增速高于贷款平均增速。

回归“监管姓监”定位本源

2017年年末,在农行票据案、民生银行航天桥支行理财案千万级罚单之后,银监会对广发银行“侨兴案”中暴露出的系列违规担保行为进行处罚,对广发银行单家罚没金额达到7.22亿元。

“一整个业务条线的利润都没了。”一位银行机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市场震惊之余,银监会又对其中的通道机构罚款515万元,出资机构罚没13.41亿元,仅该案涉案罚没总金额达到20.68亿元,占全年罚没金额的七成。

“合规是金融机构最基本的要求,即便短期可能还未出现系统性风险,但经营混乱之下,长此以往会出现大问题。如果金融机构连基本的合规经营都没做好的话,还谈何创新?广发案只是严处罚的一个开头,如果再出现基本经营问题的话,监管部门会继续重罚。”郭田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让套利者无利可图,让违法违规者得到应有惩处。才能让银行树‘立合规创造效益’的理念。”一位监管部门人士表示。“过去监管部门考虑行业发展较多,当下发展质量的要求超过规模的需要,监管部门也在回归‘监管姓监’的本来定位。”

银监会在学习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时指出,努力培育恪尽职守、敢于监管、精于监管、严格问责的监管精神,在全系统真正形成有风险没有及时发现就是失职、发现风险没有及时提示和处置就是渎职的严肃监管氛围。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银监会连发三大文件,剑指商业银行公司治理、委托贷款和大额风险暴露,进一步补齐监管制度短板。

郭田勇还表示,监管不能缺位,但也不能仅依靠高压政策,让监管取代经营,要让金融机构树立经营合规的理念,调动金融机构业务创新和支持实体的积极性,构建金融健康发展长效机制。

监管部门权威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未来将增强监管之间的协调性、稳定性,不仅有一行三会的协调,还有与财政部、审计署等机构的协调;更加突出全面监管、行为监管以提升监管的有效性,加强对网络技术、云技术的监管,同时向科技要监管能力。

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与曹宇均发言

在2017年12月举办的“2017年城商行年会上”,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与曹宇均发言,亮点颇多,轻金融整理了要点如下:

一、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

王兆星

1、接下来,监管标准会越来越高,监管会越来越严,对违规违法和不审慎经营行为的处罚也会加大。最近,银监会对十几起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案件和风险事件进行了严肃查处和严厉处罚,处罚的目的是警示、提示,希望大家更加自觉地加强公司治理和提高风险管控能力,做好功课,强身健体。

2、城商行一定要牢固树立风险意识,牢固树立底线思维,尤其重视下面几个现象。一是金融市场规模的迅速增长与金融机构的高杠杆趋势,加大了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流动性风险,也抬升了系统性风险。二是交叉金融业务迅速扩张,交易链条拉长加大了风险管控难度。三是城商行法人治理和风险管控滞后,形成了很多显性或隐性的金融风险。

3、有的城商行公司治理能力薄弱,个别银行大股东将银行视为提款机,通过信托、资管、股权反复质押等手段套取银行资金,票据业务、理财“飞单”、“萝卜章”等违法案件在城商行屡屡发生,这些都给我们敲了警钟。

4、在股权管理上,必须落实穿透原则,提高股权透明度,规范隐性股东和股权代持现象。严格股东行为管理,规范股权质押、股份转让等行为,切实落实关联交易管理规定和管理程序,严防股东利益输送。

二、银监会副主席曹宇:

曹宇

1、银行是经营风险的机构,必须常怀敬畏之心,坚持稳健运行,时刻保持资产负债表健康,不成为区域金融风险的源头。

2、各位董事长、行长要保持清醒头脑,对本行的管理能力有正确的认识,在充分评估风险的前提下,审慎推进业务多元化和开展业务创新,通过科学发展,实现更好发展。要处理好取与舍的关系,关键是要敢于舍,不能贪图小利。

3、城商行规模迥异,体量大小不是评价优劣的标准,关键是要走出特色化发展之路。有的城商行规模虽然很大,但是负债资金一半以上靠金融市场筹集,积累了很大的流动性风险和市场风险,一有风吹草动,生存面临危机;速度快慢要经得起时间检验,关键是树立可持续的发展理念,努力做成百年老店

4、代理风险事关金融消费者权益,处理不好很容易转换成声誉风险、法律风险,甚至流动性风险,决不能掉以轻心;城商行、民营银行在反洗钱领域历练较少、经验欠缺,必须牢记前车之鉴,高度重视反洗钱风险管理,将反洗钱管理融入到各项业务环节。

5、金融与科技融合是大势所趋,城商行、民营银行一定要把握住金融科技的时代机遇。截至2017年9月末,城商行电子渠道交易替代率80%以上的有47家,智能化网点覆盖率80%以上的有55家,63家城商行开展了直销银行业务。


【网络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