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驰科技王劲:无人驾驶之争已成国运之争

 提示点击上方"华尔街秘探"↑↑免费加入300万高净值人士俱乐部

华尔街秘探

「最受欢迎的财经类公号 Joey倾力打造 」

财经头条 | 最新美文 | 热点新闻 | 热辣评论 | 理财投资| 财富管理 | 金融内幕

景驰科技王劲


由凤凰网主办,凤凰网科技和凤凰新闻客户端承办的“2017凤凰网科技峰会”于11月16日在北京召开。景驰科技创始人王劲出席了“凤凰网科技峰会”论坛并进行了题为“无人驾驶之群雄逐鹿”的主题演讲。


王劲现任景驰科技创始人兼CEO,曾任百度高级副总裁、百度技术战略委员会主席、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作为中国自动驾驶的领军人物,王劲在自动驾驶方向上的创业项目也颇为令人关注。


在演讲中,王劲表示,当前最重要的是将汽车产业、出行产业和科技产业(AI)进行融合。无人车不再仅仅是一辆车,而是机器人司机和传统汽车的结合。而这两者的价值是非常接近的。用出租车的车型来做例子,一辆出租车大概是10万元人民币,一个无人驾驶的机器人,它的成本差不多在十万元人民币。


王劲指出,无人驾驶已成为国运之争,“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谁的速度更快,谁就是赢家”!而中国在人工智能上的发展是处于国际领先地位的。首先,中国拥有世界最多的人工智能专利数以及最多的人工智能论文引用量;第二,中国民众对自动驾驶的接受程度全球最高,非常乐于拥抱新兴技术;第三,中国对人工智能创新创业极具热情。尽管人工智能公司数量低于美国,但数量增长速度远远高于美国;第四,中美两国法律法规走在最前列。美国针对无人车做了十分激进的法律规定,允许每家车厂投放25000辆没有达到安全标准的无人车上路测试。而中国则将于2018年为无人车发放上路牌照。王劲表示,如果无人车不上路,那么它就永远无法达到安全标准。


王劲称,景驰的技术成长速度为全世界最快,没有之一。景驰科技成立一个月零9天即完成封闭道路无人驾驶测试,两个月零三周实现公开道路测试。此外,景驰科技将于2018年年第一季度在中国小规模投放并运营无人驾驶车,于2020年大规模量产无人驾驶车。这可能在中国是第一,甚至有可能在全球都是最快的!


以下为王劲演讲全文:


各位嘉宾大家好,非常高兴跟大家分享无人驾驶的感悟以及观察。在两年前我刚刚出来率部成立中国第一个无人驾驶事业部的时候,那个时候无人驾驶对大家来说是个非常陌生的名词,当时是我可能是全世界第一个五年内大规模量产无人车,很多人质疑。今天全世界已经有十九个大企业在宣布他们要在2021年前大规模量产无人驾驶车,在加州注册无人驾驶公司已经达到了44个,跟中国相关的无人驾驶团队达到了13个。为什么无人驾驶一夜之间会变得这么热门?它到底蕴含什么样的机会。大家都可以认真做一下思考。因为汽车、出行的行业或者跟高科技的结合正在给汽车产业带来一个巨大的变革。未来的汽车产业,未来的出行产业,未来的高科技产业都会受到这样一个技术的引领,刚才主持人说的很好,她把这三个东西分开来说了,说汽车产业、出行产业还有科技产业。这三个产业我们现在判断是会进行产业的融合。为什么呢?无人车是由什么构成?无人车已经不再是产生的汽车,不仅仅是一辆汽车,可以把无人车看成是一辆传统的车加上会开车的机器人,这两个部件的价值是非常接近的。


用出租车的车型来做例子,一辆出租车大概是10万元人民币,一个无人驾驶的机器人,它的成本差不多在十万元人民币。今天,我们有一个会造车的汽车产业,我们有一个会造机器人的高科技产业,包括软件、硬件。我们也有很好的应用场景,就是出行。这三个产业的结合,将影响无人驾驶的发展,或者说无人驾驶的发展将深刻改变这三个产业。


汽车出行的产业是如此巨大,有人做了统计,说中国360行,358行家起来是一半,还有两行家起来是一半,最大的是房地产,第二大的是汽车+出行。无人驾驶影响到的是在中国接近16万亿的年产值的产业,这对于未来的发展以及国家的发展都会带来巨大的影响。有人说,无人驾驶是国运之争,在未来的几年里面,也许是十年,也许是五年,哪个国家可以赢得这个产业的先机,对这个国家未来的发展甚至国运都可能带来一定的影响。


非常幸运,中国在这一轮竞争中有一个很好的机会:坦率说,单单说汽车这个产业,中国不在第一梯队,上面列的三个国家都比中国造车造的好一些。但是当无人驾驶,当新能源化,当共享经济这三大趋势来临的时候,中国的机会来了,尤其是无人驾驶。无人驾驶的决战不仅仅是造车上面,或者主要不在造车上面,造车或者说造电动车大家差异没有那么大,但是造会开车机器人上大家的差异特别大。也就是说决定无人驾驶的胜负已经转到谁的人工智能能力更好,哪一个国家的人工智能技术更先进,谁更有可能在这一轮的竞争中获胜。


中国在人工智能的发展,左边是人工智能专利数,最高的线是黄色美国,可以看到美国遥遥领先。另外一条线是红色,代表着中国,在七八年前中国跟其他国家差不多,但是我们逐渐的脱颖而出,这已经是NO.1,这个数据并不是百分之反应这个实际的情况。中国一些BAT以及华为都在美国设立了研究院,中国研究院做美国发表的专利数,基本上贡献到了美国。我也代表了一些美国跨国公司在中国的企业,他们很多专利数还是发到美国,这一正一负差导致了我们的差距没有那么大。可以看到,我们跟美国在一定还有差距,虽然我们跟其他国家已经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人工智能论文引用量,指的是有质量的论文,黄色的是美国,红色的是中国。中国在2014年以后,发表的论文数已经超过了美国。当然,我们的论文质量或没有达到美国发表论文的质量,但是论文数量已经给了大家一个希望,中国正在迎头赶上这么一轮人工智能的趋势。


对无人驾驶来说还有一点非常重要:中国的民众对无人驾驶的接受度是全世界最高的。大家可以看到,在L1,也就是辅助驾驶上面美国人的接受度是黄色的,到了L2中国已经略微领先了,比较高度一点的辅助驾驶,L3是深度的辅助驾驶重要已经遥遥领先了,到了L4就是全自动的无人驾驶中国是明显领先其他国家,这一轮竞争中不仅仅是政府以及产业积极参与,民众的接受度也会影响到这一轮竞争的胜负,我们非常幸运:中国的民众是一个非常包容、非常愿意拥抱新技术的民众,这是我们国家的幸运。


中美在人工智能创新、创业上面也正在迎头赶上,虽然我们现在还有差距。美国的黄色还是遥遥领先中国,但是中国的人工智能公司数量增长远远高于美国,这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在未来的几年里头,中国人可能在创新创业上面,在人工智能创新方面迎头赶上。无人驾驶还有什么需求?还有什么必要的条件?法律法规是个非常大的问题。过去很多人在质疑今天的法规,没有一个国家支持无人车完全上路的。直到今年9月6日美国众议院提出一个议案,支持美国无人驾驶。这个提案两件事情最重要:允许美国每一家车厂第一年可以生产25000辆无人车上路,给25000辆车给了一个定义:没有达到安全标准的无人车。为什么要这样美国的法律一向保守,一向严谨。为什么这次没有达到安全标准的无人车就可以上路?因为今天全世界没有人知道无人车上路的安全标准是什么?如果不让无人车上路就永远达不到安全的标准。这是鸡和蛋的问题,美国率先打破了先例,即便没有达到安全标准,还是使无人车不断上路搜集数据。大家知道今天人工智能是靠数据驱动,一方面靠人的算法,靠计算能力,很重要的是靠数据量,只有让车上路才能够不断提升。允许车厂第二年生产5万辆,第三年10万辆,这是非常激进的法律。当然中国也不甘落后,一个多星期前工信部、交通部也说,在明年也要给无人车上路的牌照,不仅仅是中国,很多国家都把这个当成他们的国家战略,包括德国、日本。中国在今年的一月份通过了十三五国家战略规划,无人车就是在国家战略里面的一部分。今年的七月份,国务院发表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的规划,无人驾驶也是国家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这件事情上,没有一个国家,尤其是大国能够承担得起落后。大家都知道,中国过去的几百年里,过去就要挨打,落后就丧失了主动权。所以有理由相信中国的政府以及中国法律法规会站出来会支持中国的人工智能和无人驾驶产业的发展。


无人驾驶的重大意义:


1,安全性。大家知道中国每天死于交通事故人超过五百人,我经常跟我的工程师说如果因为你的努力而让中国无人驾驶早一天实现,你就多救了五百条人命。我本来以为美国交通状况会好很多,在美国虽然人口比中国少很多,美国每天死于交通事故人也在一百人左右,美国总共有三亿人口。安全是人类对无人驾驶非常高的期待。


2,效率提高。我们每天可以堵塞浪费掉的时间,因为你堵塞的时候仍然可以工作,另外交通效率也可以大幅度的提升,有无人车以后停车场可能不再那么需要,停车场有人驾驶的时候是非常必要的,在无人车的时候不是那么的需要,大家可以想想这是为什么。


3,经济性。如果今天用无人驾驶车做出租车,出租车的成本就是每公里代价起码可以下降一半,就能够让我们的出行变得更有效、更经济。每个城市因为引进无人驾驶、智慧交通可以提高效率,提升停车场利用率,可以降低死亡率,可以提高整个的效率,这是为什么很多城市积极参与和推动无人驾驶的发展。过去一段时间,我走访非常多的城市,我非常高兴看到中国很多地方领导者很有远见、很有勇气承担推动无人驾驶的落地和发展。


无人驾驶要发展,最重要是产业的融合,也就是说把汽车、出行产业、高科技产业融合在一起,才能够发挥真正的效率,这不是任何一个产业单打独斗的结果。哪一个国家这三个产业融合最好、融合的最有效率,就能够赢得这一轮竞争的胜利。当然了,最最关键的效率还是说把无人车的安全性提升到足够好的水平,这个行业是什么行业,就是无人驾驶的行业、互联网的很多行业,这个行业是快鱼吃慢鱼,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谁的速度更快,谁就是赢家,不算统吃,也是占据了一个绝对的领先地位。因为谁的车部署最多,谁的数据就最多,谁的技术提升的就会最快,于是它的技术会变最更好,也就是它的车辆最安全。于是人们接受他更多的车,这样的循环往复,使得赢家对落后者有非常强的竞争优势。


最后说一下景驰,今天为止我们已经证明了景驰这个公司,是全世界无人车发展技术提升最快的公司,不加之一。4月3日成立,5月12日,只用了一个月零一天就在封闭场地完全实现了无人驾驶,两个半月就拿到的加州测试牌照,这也是全世界最早的,都有公共的数据大家可以查到。用了六天时间,两个月零三个星期的时间就在硅谷开放道路上跑起来了,实现了完全的无人驾驶。9月份,就可以在硅谷开放街道上,在复杂的场景上、在白天、黑夜,在高速城市的街道,在拥堵的场景下,把无人车跑的很好。 我们的计划:在明年第一季度,在中国部署无人驾驶车。


顶上举的很高的激光雷达,今天非常贵,两年后它的价格会急剧下降,降到大家都可以接受的程度。上面的窗是人类看到的场景,左下角是计算机看到的场景,计算机是靠左下角来做判断的。速度限制是72公里,我们跑到72公里给大家看。这是证明我们可以晚上实现完全的无人驾驶。这是我们从谷歌挖来的专职测试员。这些颜色都是计算机加上去的,这是我们判断出来的,这个叫做点云,完全由激光雷达做出来的,在全世界都是最先进的高精地图。城市级高精地图在全世界都是一个难题,我们是少数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公司之一。这里面不是用摄像头画出来的,得是用激光雷达扫描出来的,难度非常高。


我们的计划简单说:我们将在明年第一季度小规模地投放并运营无人驾驶车,这有可能在中国是第一个。甚至有可能在全球都是最早的。如果没有美国人在我们前面跑出来,我们很可能是全世界最快的!另外,在2020年将大规模量产无人驾驶车,这个大规模很重要,小规模我们明年Q1就能做到了。将在中国1-3个城市,我们正在跟很多城市协商合作,跟很多的车厂也在探讨合作。


谢谢大家!


我们为什么投资景驰无人车

熊伟铭       3 个月前


最近景驰科技宣布他们募集了5200万美元的 Pre A / 种子资金,而且在成立的五个月里面完成了其他团队好几年的工作,又在英伟达的GTC大会上高调宣布和英伟达的合作,一时间朋友圈里面全都是景驰。在他们众多的投资人当中,华创是其中一个锚定投资者 / Anchor Investor.

我们研究无人车行业并没有特别长的时间,不像我们硅谷的伙伴清源资本(他们也是景驰的种子投资者之一),他们几年前都开始通过投资Quanergy来布局无人车行业,我们其实只是从2016年年初才开始真的相信,无人车是一个严肃的行业,会开始呼啸而来的颠覆我们的生活方式。

但是,一开始我们确实被吓到了:任何一家公司,无论是多小的团队,都至少需要1000万美元起步(买几辆林肯MKV,再囤多几台Velodyne激光雷达,然后再请Autonomous Stuff改装车辆……这还都只是硬件成本,还没有算劝说顶级科学家和程序员加盟的薪水和期权)。于是,我们开始寻找一个可以驾驭大资本的团队:既然起步需要大投入,那么团队就必须有极强的融资能力和资源整合能力(资金、政策、主机厂、科学家、工程师)。看起来硅谷的机会留给中国VC的不多:通用刚刚花了10亿美元买下了Cruise Automation、Uber花了7亿美元买下了Otto、谷歌无人车老大Sebastian Thurn宣布全职加入Udacity做无人车算法教育……回头一看国内的几支团队也已经跑出去好远,但总是有那么一点遗憾的是这些团队都是CTO创业,而我们总是希望能够有一个足够成熟的商业团队来做这件『带沙发的大型移动电脑』系统集成工作。

结果一转眼王劲居然创业了。

他是百度的顶层建筑之一,商业上把手百推向成功,新增加了700亿的收入;方向上一手建立了百度的无人车业务部门,把余凯和吴恩达招至麾下,两位顶级程序员『北天城、南世熹』也在他的感召下分别效力于百度硅谷和背景的实验室。

当我们最终和王劲躲在北大博雅酒店餐厅最里面的位置聊天的时候,其实团队也还没有完全确定,但王劲已经下定了决心:这个业务可能是广告的1000倍,为了做这件事,他已经准备『牺牲一切』,包括他多年以前获得的美国绿卡。因为他相信必须是一家中国公司才能获得监管的信任,来推动无人车运营在国内的落地。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速8』还没有上映。

如果大家在2009年或者2014年问我们对于无人车的看法,我们可能犹豫不决或者毫无观点,也不理解谷歌为什么每年投入这么大规模的资本去推动无人车(我相信如果我们不在当时和谷歌一起参加观看DARPA的比赛,那么我们也无从理解谷歌的这个灵感到底是癔症还是天才)。

但是最近十年很多事情都成真了:滴滴这样的新型Blackcab公司成功了,Airbnb成功了,外卖成功了,Space X成功了,BeiGene把中国的新药研发产品13亿美元卖给了QIAGEN……中国的新经济忽然比大洋彼岸的硅谷还要新。而支持分享经济鼻祖Uber高企估值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无人车:省掉司机之后,整个平台收入可以提升好几倍。最今年Morgan Stanley也为分拆出来的Waymo估值700亿美元,而Waymo至今还没有一分钱收入。

硅谷老店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在自己的网站上提供了一页『错过的美丽』(The Anti-Portfolio)分享了当时他们对所有『疯狂』主意错过的原因。我们在反复琢磨之后觉得也许有各种各样不同的原因景驰可能无法变成Waymo或者Zoox,但是如果作为一家VC不参与到这场百年罕见的机会里面,我们就实在是蠢透了。而在目前出场的演员表里面,景驰似乎是风头最劲、粮草最足的黑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