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央视财经新闻报告:保险连续2年成百姓投资首选,你会选择什么


天下事,有所利有所贪者成其半,有所激有所逼者成其半。在位极人臣的曾国藩眼中,贪利激逼是成大事者的动力源泉。但,正如硬币有正反两面,贪利激逼也可能会酿成人间惨剧,成了压垮一个个脆弱生命的最后稻草。

20161月,武汉线下理财公司14家门店全部无法兑付本息,涉及资金20亿。同年2月,一位70岁左右的老人上吊自杀。线下理财师告诉老人,盛世财富卖的理财产品和银行储蓄一样安全,同时还享受年化10%以上的利率。老人把20万毕生积蓄投资后,又说服儿女投资5万,媳妇家的积蓄30万全部投入。然而就在儿媳怀着双胞胎临盆之际,盛世财富倒了。家里凑不齐住院生娃的钱让老人懊恼绝望,最终上吊自尽。

20163月,河南某校大二学生小郑在巨额校园贷债务压力下跳楼自杀。因迷恋足彩,21岁的小郑不仅输光了生活费,还开始通过办理信用卡、支付宝花呗,进而各种网络借贷、校园贷用于赌球,甚至不惜盗用同学身份借贷(拿同学身份信息骗贷),最终欠下60多万元巨债,无力偿还选择跳楼自杀。

轮回的人间惨剧,不同的是这次自杀事件所涉的不是金融知识匮乏的高龄老人、不具有独立经济能力的大学生,而是一对高知父子、一个家庭的顶梁柱。

20181月,网传南京师范大学教务处原副处长、泰州学院党委书记郭宁生及其儿子(曾为银行客户经理,后被劝退)双双自杀身亡。自杀起因其子投资钱宝网崩盘而欠下巨额债务,郭宁生替子还债不仅卖掉两套房子,还向同事、亲朋借债数百万元。知情人士告诉,郭父子在钱宝网投资金额高达三千万,最终因钱宝倒下,儿子跳楼自杀,父亲喝药自尽。日前,新京报从校方确认郭宁生死亡,警方正在展开调查,关于其死因暂无法核实。

就在惨剧发生前的数日,钱宝网实际控制人张小雷因涉嫌违法犯罪,于20171226日,向南京市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南京警方发布的这则消息宣告了这家做任务高收益交易金额超过500亿的平台崩盘,也击碎了包括郭父子在内的千万个宝粉(钱宝投资人)及家庭的梦。

冲着钱宝的高回报率而来的人,几乎覆盖了教师、医生、工人等所有常见职业的从业者们:有的是工厂的车间工人,有的是拉活儿的出租车司机,有的是医院的主刀医生,甚至还有在银行负责办抵押贷款的员工。在南京江宁区开发区派出所,一名前来报案的母亲向警方抱怨,自己10岁的孩子给老师送作业本的时候,都听见老师们在惊呼:钱宝网今天怎么打不开了?

而自500亿钱宝网崩盘后的这半个月里,南京多家做任务高收益类平台相继传出关停的消息。蛙宝网、小生优服等多个平台接连爆雷,报案人数急剧上升。

最近听到很有体会了一句话,凭什么6070后把房子炒到10万块一平让我们8090后去买,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把虚拟币炒成10万一个给他们去买!

联系当下风靡的币圈老年人造房,中年人造车,年轻人造币段子,可以预见,在疯炒之后币圈也必然一地鸡毛,成为裸泳中的另一个搏傻游戏。

这些年轻高知的投资者难道不清楚其中的风险?!但面对高回报、利滚利的诱惑,他们明知骗局却还是抱有侥幸心理。其实也知道是个庞氏骗局,后面的人要接盘,没想到我们就是最后接盘的人。

对很多人而言,不是识不破、看不透,而是不舍得高收益,赌后面还有接盘侠。还有一些人,明明已经跳了出去,还是忍不住再次跳进来,想再赚一波钱。当然,也有一些人在自我催眠。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

历史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人们不会从历史的经验中吸取教训。只要贪图高收益的人性不变,这类失去理智加入庞氏骗局游戏的事情就永不会停歇,最终演绎成一场接一场害人害己的灾难。

人性是这样,光靠自己靠不住。常识在很多时候会被遗忘,甚至在市场狂热期间常识会被羞辱。但真心希望每个人都能懂得,站在常识的一边你最终会成为赢家!虽然这个过程可能是煎熬的,但你需要理解煎熬的存在本身就是超额收益的壁垒。

 

自古深情留不住,总是套路得人心。

其实都未必用得着过于专业的分析。

因为现在的社会,总有人把廉价的东西包装成稀缺,而善良的人们总是上一当再上一当,当当上的不一样。

物产过剩的年代,假如有人告诉您有个宝贝,有多好有多好,您得先问一声:这么好的东西,您自己怎么不得着?干吗告诉我?难道第一反应不应该是闷声发大财?

城市套路深,还是别当真!

过年了,看住自己的钱,不要人家送您一袋大米白面,就把辛辛苦苦赚的钱送给无良的保险业务员,乱买那些毫无价值的所谓理财型保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