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实苦,别忘了甜蜜

我送你一份甜蜜蜜的礼物,我想你一定是开心坏了,这样的幸福感是绝对不能用金钱可以衡量的,所以,我也很开心呢,要怎么样表达我的爱意,我想你会明白,这样朴素温和的爱意。


是外婆带大的我,外婆的勤俭时时刻刻也影响着我,花钱这件事,有些时候要格外谨慎的,当然我搞不清楚哪些事情需要谨慎,所以一度死抠,高中舍友笑我是个铁公鸡,我也笑笑表示认同,本来也差不多了。


但是一面死抠,有时候也会极其大方,会有我是个小土豪的虚荣心,我想可能是之前的消费抑制导致的。因为这种压抑我在成长的过程中其实是不擅长表达自己的需求的,觉得自己也应该像外婆那样,只买些紧要的东西,别的东西好像都是自身带着罪恶的,它会轻易地让我们辛辛苦苦的积蓄溜走,这样简直太不好了。所以印象深刻的是,小时候的我总是特别乖的,小小的时候就攒了钱,也存了钱,十足的小财迷,独立又乖巧,这本来是一件好事。可是过分的讨好大人,对小孩子来说又是忍不住值得同情的。我记得初二去浙江找我妈那次,我妈带着我和我外婆出去耍,大概是走到江桥的集市,那边有烤肠之类的小吃吧,有别的小孩子在吃,其实我也很馋。我妈刚好问了句,“想要吃吗?”,我呆滞的摇了摇头,不想吃。把自己那点小馋劲儿都挤回肚子里去。后来自然是没有吃上啦,因为自己并没有表达自己想吃嘛。唉,这孩子。


现在再看我妹,较我而言,其实更擅长表达自己了。只不过有些时候有些需求表达出来之后没有得到满足,甚至因为需求的表达而受到了嫌弃,这样的需求表达因为受到压制便再不会长久。小孩子嘛,总是对事物有足够的新奇,喜欢拥有,有些时候看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总是很喜欢。去年回家带外婆和妹去李庄玩儿,走到好多好多小玩意儿那条街,外婆快快的走过去了,我和肖蕊对那些小玩意儿好奇极了,慢慢的挪动步子,想着外婆在前面休息一会儿,我们逛完再去找她好了,便接着逛。不一会儿外婆就在那边喊起来了,我们说一会儿就过去,过一会儿又喊起来了,后来干脆外婆又走回来了,指着肖蕊说:你啥子都想要,要得完啊,极其的嫌弃,拉着肖蕊就要走,小商铺的老板挺尴尬的,我想我和肖蕊应该都挺难过的。其实那会儿我们只买了一个小口琴,给肖蕊的,可以挂在脖子上又可以吹的那种,特别可爱,砍了价花了8块钱。外婆领着我和肖蕊走,不一会儿又走到前面去了。旁边有卖棉花糖的,好几个家长领着小孩子再买,肖蕊挺稀奇的看着那个大大的粉粉的东西。买!我心里想着就向老板要了一个,又一边悄悄告诉肖蕊,一会儿我们和外婆一起吃哈。后来拿回去大家你一口我一口吃得很开心。我想外婆从来没有吃过棉花糖,肖蕊也是,我倒是吃过第二次了。我想赚钱的目的才不止是为了应付生活,干嘛不享受生活呢?好多好多新奇美好的事值得我们去尝试和喜欢呀,贫穷也好富有也好,永远要愉悦自己。


《布鲁克林有棵树》是我今年看过的很喜欢的一本书,主人公是个小女孩,小时候长在贫民窟里,家里喝咖啡要掺水,很多时候也填不饱肚子,甚至断粮,可是一家人却“浪漫的”度过了那段最困难的日子,小女孩的那份咖啡从来不是用来喝的,是用来闻的,闻过了之后会倒掉,小女孩的小姨斥责这样的行为,而小女孩儿的妈妈却不愠不恼默许了这样的行为,还有一点东西可以浪费,想来心里会不会挺自豪也欣慰呢?一定是的。


爸爸和妈妈的生日是挨着的,我想呀想呀想了好久,爸妈也都是实在又很抠门儿的人,苦恼要给亲爱的爸爸妈妈什么样的惊喜,突然想到爸爸好像很喜欢嗑瓜子,那就来份儿干果礼包吧,慢慢吃,一个人吃到过年。爸爸挺开心的,爸爸说“都是好东西,自己不会吃就糟了”哪里会呢?看到爸爸这么开心我也很开心。给妈妈的礼物,是甜蜜蜜的蛋糕啦,又不好意思问我妈地址,那样不是暴露得太明显了吗?突然想到我妈说的店名,翻呀翻呀翻出来,啦啦啦,可开心啦,想送给妈妈甜蜜蜜得礼物诶,那就蛋糕吧,外卖蛋糕!棒极了,然后下载了个美团外卖,挑呀挑呀挑呀,搞定。然后特别特别焦虑,妈妈啥时候能收到呀,会不会都下班了还没有到呀,好气哦。又不能安下心来,干脆写点东西来纪念今天好了。


可是我都写完了,还没有送到,那我也吃饭去吧,啊啊啊啊啊。


写给结尾:

生活呀,永远需要温柔的浪漫惊喜,谢谢爸爸妈妈,爱你们,快乐更多一点哦。


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