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风口 | 思聪危矣, “自从下载了这些直播竞答APP,我感觉每天错失几个亿”

提示:请点上方↑↑↑吴家琦一键免费关注,并置顶!


题图来自《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1


最近办公室小张的schedule可谓排得很满,但她享受着这种明星赶场般的感觉。

 

1月10日中午安排如下:


11:00,参加西瓜视频“百万英雄”奖金50万的直播知识竞答;

12:00,参加花椒直播“百万赢家”奖金100万的直播知识竞答;

12:30,参加“芝士超人”奖金20万的直播知识竞答;

13:00,参加“冲顶大会”奖金5万的直播知识竞答。

 

为此,她会设好闹钟,提前安排午餐,并提早给手机、iPad充满电,坐到自认为办公室网速最好的工位上,以防因为网络问题掉线而错失理论上仅有1/5314441(3的12次方)的获奖机会。


 

不过,小张和普通玩家不一样。她在冲顶大会和百万英雄里各有一张复活卡,在芝士超人中更是拥有3张可在单场使用的复活卡

 

有时候她还会拉拢名校毕业的同事一起参与答题,但是因为在之前一次竞答的最后一道题目中“北大第一任的校长是谁”,她听信了北大同事的答案选择“蔡元培”而错失奖金(正确答案是严复),之后她决定孤军奋战。

 

同样的事情,小张晚上还要再重复一遍,跑遍各大平台答题场,乐此不疲,而一旦错过了其中哪一场,她都觉得自己错过了1个亿

 

在数十场的竞答中,小张共有2次通关拿奖的经历,一次分摊到奖金5.5元,一次分摊到17.26元。为此,专心研究区块链的同事Sophia表示很不屑,她随便一个微博问答就能赚上千元。


 

每当这时,小张都会义正言辞地表示:“我看重的根本就不是奖金,而是竞赛本身的刺激和快感。”话毕,她就转身去复习那些在答题过程中出错的题目,以便在别的场次厚积薄发。

 

小张坚信天生我才,更坚信艰苦奋斗,所以她拒绝一切人工智能、语音识别等外挂开黑手段,“那会失去答题本真的乐趣。”即使奖金5元,她也赢得踏实、高兴。

 

此外,小张还熟悉每个平台的题目难易程度以及奖金丰厚程度,如若因为其他事情打乱她的计划,她会理性地做出选择性放弃。

 

小张一直做事就精细,在这种账上,她从没吃过亏。

 

2

 

而远在几千米之外的另一处写字楼里,则是另一番繁忙景象。

 

“冲顶大会”的创始人陈桦已经在办公室熬了好几个通宵,一直到凌晨3点她还在回复记者给她发来的问题。


 

在当下这种多家直播竞答混战的紧急关头,她每天要花巨量的时间打磨自己的产品,从而保证直播能顺利进行服务器不会崩,保证资金池能吸引来观众,保证题目的难易程度刚好适中,可能还要考虑自家的产品不能让王思聪公子在公众面前丢了面子,可谓呕心沥血。

 

陈桦和王思聪正是结缘于“冲顶大会”这款产品。

 

2017年10月,陈桦看到美国的在线直播知识竞答产品HQ trivia这一模式,试玩后觉得很有爆款的潜质。

 

此外考虑到,像《开心辞典》等这类答题节目一直以来都是很成功的节目形式,这个模式永远有吸引力,永远不会过时,况且现在网络直播给了竞答互动绝佳的机会和体验。陈桦决定在中国也弄一个。

 

带领团队开发出第一版产品后,陈桦把产品拿给周边的亲朋好友测试,并征求意见。在朋友的介绍下,王思聪也看到了产品,并表达了强烈的兴趣,更决定成为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陈桦非常感激,而王思聪也格外认真,既出钱又出力。除了在产品设计上出谋划策之外,王思聪还经常参与答题,并在直播中发弹幕评论。

 

陈桦是1988年出生,在此之前,她还有过两次创业经历,她创办的第二款产品就是年轻人比较熟知的“节操精选”

 

追溯到2009年,她还在中国传媒大学读书期间,就曾在央视春晚制作部实习,并以实习生的身份制作了当年春晚压轴的节目小虎队表演的背景视频。

 

敢做敢拼一直都是陈桦的风格,她也一度很信奉Facebook“破除陈规,行动敏捷”办事准则。

 

3

 

这几天,像陈桦这样忙碌的产品人还有更多。

 

自从王思聪1月3日在微博上宣布撒币10万给通关者发奖金,直播知识竞答战场就快速展开了军备竞赛。


冲顶大会在2017年12月23日上线;

芝士超人2018年1月4日上线;

西瓜视频的百万英雄2018年1月6日在App内推出核心功能模块;

而后续花椒直播一直播也都跟进推出了新产品。

 

而为了提高用户的兴趣,吸引更多的人来平台上答题,各家也使出看家本领。

 

2018年1月3日:王思聪发布“冲顶大会”微博,今日头条推出“百万英雄”

2018年1月4日:谢娜、李诞、陈赫等明星在微博为“芝士超人”做宣传

2018年1月5日:“冲顶大会”因在线人数超过47万发生系统故障

2018年1月8日:360和花椒联手打造的“百万赢家”单日“撒币”530万元

2018年1月9日:“芝士超人”宣布获得趣店1亿广告订单

2018年1月10日:搜狗王小川推出直播答题作弊神器“汪仔”


有人把奖金提到了101万,有人邀请王凯、谢娜等明星坐镇,更有人尝试新的游戏规则,比如血战到底,最终剩下最后一人获得最终的101万

 

只有几夜没合眼的程序员一言不发,他认真处理着每一个产品的功能更迭要求,渴望熬过这段时间,拿到老板应允的双人马尔代夫度假游

 

就在前些日子,他的女友还抱怨他的圣诞礼物不够浪漫。为了满足女友的心愿,他觉得现在受再多苦也乐意,即便自己还在穿特步运动鞋

 

各大平台奖金的竞争还在水涨船高,但长久撒币下去肯定不行的。而有小张这样的流量在的地方就有利益,于是美团和趣店纷纷开始广告赞助这些直播平台,甚至开设品牌专场。

 

1月9日,美团王兴给花椒13点场的直播投了100万作为奖金池,并在答题过程中植入4道问题;趣店大白汽车分期给“芝士超人”投了1个亿


 

4

 

在这场游戏中,所有的参与者都沉浸在属于自己的快乐中。

 

直播平台因为巨额广告赞助而弹药更充足,金主们靠巨款和风骚的走位先赚一波流量和品牌露出再说,答题小张们也因为奖金升级而斗志更加昂扬。

 

老赵也依稀记得当年江苏卫视《一站到底》和央视教育频道《天才知道》刚出来的时候他的答题激情,但这次他在这波直播竞答中没了小张那样的热情



 在老赵看来,对于很多自带流量的平台开始趁机搞直播竞答无非是为了拯救陷入瓶颈、客流稀少的直播业务,通过利用小张这样的吃瓜用户发放邀请码完成用户拉新,或者说让直播业务再唤起第二春,顺带还完成一次从美女巨乳秀场到知识变现平台的华丽转型

 

对于答题小张们的热情能持续多久参与直播竞答的用户与以往看直播的又有多少交叉用户?这种产品带给用户的长期价值是什么?老赵还是心存质疑。

 

而对于独立平台的冲顶大会来说,陈桦则笃信到春节前后一定会远超过100万用户同时在线,她也认为这样的直播综艺将会是电视节目未来形式的初显,在这样的原则上,她带领团队还会不断地开发新的内容。

 

老赵不禁感叹,当代互联网,果然疯狂的一刚,说罢吃起了刚买的驴打滚,一旁研究区块链的同事Sophia立马上前讨论说,这是当前的网红面包“脏脏包”,听了这个称呼老赵越发不懂了。




插播一则干货公众号信息,后面还有撒币封口分析的干货,不要走开哦~最近,我们黄总监刚刚主持推出了2018年度财经资讯新刊《利好利空F10》。



欢迎各位老铁们扫上方二维码,关注我们的新刊,该刊立志做好财经界的资讯中情局,力争在全网挖掘研报,更多的为投资者们精心挑选,最有价值的——合规执牌金融机构市场研究深度消息,做好抓涨停、逮牛股的前沿先锋队!


利好利空F10们主要面对机构投资者和大型、超大型专业投资者。上市才第五天,天天涨停板!今天又抓到了涨停大牛股一枚“艾德生物”,让你明明白白抓牛股。此外,今天还用标题调侃行文的方式,提醒了区块链已经成为大妈入场板块,注意短线风险,要挖掘是否真的有市场应用和投资价值(点此查看验证文章)。




5


即便在冲顶类APP“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关口,也不得不面对这个严肃的问题。


细细思考,冲顶大会这类APP虽然披着“书中自有黄金屋”的政治正确外衣,可也难以掩盖它属于商业公司的本性。


商业就是要赚钱的。


笔者搜集了一下,目前大概有两个方向。


1、收费收费收费


我们姑且不讨论光“收费”这两个字就会让这类APP损失多少用户。只说假如一个用户付费1元入场,那么以目前的规则来看,他能冲到最后的概率往高了说是百分之一,基本在千分之一左右。


原因就在于,冲顶类APP的题目取材非常宽泛,天文、化学、历史、地理、文学、生物、体育、八卦无所不包。


普通人很难有这样的知识储备,也没有必要有。所以除了一些简单的送分题之外,越接近冲顶成功的时候题目就越难,而这时候,只能祭出“不会就选C”的圣剑去赌概率。


熟不熟悉?这几乎就是“一元夺宝”的套路。在冲顶概率甚低的情况下,用户付费后几乎全部碰了钉子,如此反复几次,如果他还继续是个活跃用户,一定是平台的真爱粉。


那么如果调高冲顶概率呢?答案是也不行。一开始可能有效,可是当那些一直无法冲顶的炮灰用户出走之后,这个模式靠什么持续呢?


有人用吃鸡来比喻冲顶大会,可吃鸡只要不是落地成盒,好歹有击杀其他玩家的正向反馈在里面。反观冲顶大会,用户必须连续答对12道题才能得到奖励,“一着棋错,满盘皆输”的现状已经非常延迟用户的成就感了,如果再釜底抽薪,将用户唯一的心理安慰“我也没损失什么”抽走,那就真没得玩了。


在没有更好的“价值”提供给用户之前,找用户付费,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2、广告


“芝士超人”已经证明,广告是一个门槛低,可行性高的变现方式。


目前,冲顶类APP动辄几十万人在线,并大有超越百万之势。在流量愈发昂贵的现在,以区区几万块的赏金,圈住这么多人,其用户成本可谓便宜。


但是现在的成功,不代表以后能继续成功,“撒币”热的可持续性是一个未知数。


6


罗振宇曾经提出一个“国民总时间”的概念。他认为,抢夺用户时间,会成为商业的终极目的。


冲顶类APP每次12道题目,即便没有冲顶,算上事前的等待,主持人的解说,每次活动至少要占用用户5分钟的时间。


这5分钟很可能处于办公时间,上课时间,如果用户请同事同学一起玩,所耗费的时间将翻倍。如果你每天参加多次,那么将占用更长的时间。


在前有微信、后有微博、中有今日头条的时间战场,冲顶类APP想要生生撕出一道口子,简直比登月还难。即便短期做到,也难以持久。


想要持久就必须养成用户习惯。而养成新习惯的本质是时间和精力的重分配。而冲顶类APP又有什么理由做到这一点呢?


只要没有冲顶成功,对用户来说这5分钟就是白白浪费的,别跟我提学到了知识,那是扯淡。在一次次的冲顶失败后,用户最可能的选择是放弃。


其实连冲顶类APP所引以为傲的“撒币”行为,也有很大问题。看似简单有效,实则饮鸩止渴。


现金奖励就代表价值恒定,用户会下意识地权衡付出和回报,从这点上看,还不如像游戏一样,奖励一些稀有道具来得聪明,这些道具对于游戏开发商没有任何成本,可对玩家来说却极其珍贵。


试想,如果当初“小浣熊方便面”不附赠的水浒卡,而是直接放现金红包,效果估计大打折扣。


对于冲顶类APP来说,想要养成用户习惯,基本是无稽之谈。仅仅依靠新鲜感在时间战场撕开的口子,很快就会失去。


所以笔者认为,这些“冲顶模式”APP的前方,将是死路一条。


过不了太久,短则一两月,长则三四月,冲顶类APP在公众面前的新鲜感就会逐渐丧失。在这之前,如果他们没有找到更好的方法持续吸引眼球,那么终将面临被大众抛弃的悲境。


7


不过,笔者倒也不觉得“冲顶模式”一无是处。它不是一个好的商业模式,可却是很优秀的运营手段。这一点几乎注定了冲顶类APP很难独立存在。


当前的情况是,今日头条的“百万英雄”没有做独立APP,直接就寄生于西瓜视频等头条系APP、“芝士超人”背后有映客直播撑腰、“百万赢家”也寄生于花椒直播,只有“国民老公”王思聪的冲顶大会无依无靠。



是今日头条技术水平不行?当然不是。张一鸣精明的很,他应该早就看透了「冲顶模式」的瓶颈所在。看看App Store的排行榜吧,西瓜视频、抖音短视频已经成功冲顶;)


一句话,风口过后,方显“撒币”本色。思聪少爷,下次长点心吧。


最后说个题外话,冲顶类APP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比如“在线人数”,APP显示在线100万人,就真的是100万人吗?也许实际只有10万。广告费却直接可以翻10倍。


再比如“赏金”,我们假设赏金是1万块,APP端显示最后冲顶成功是1000人(每人分十元),而实际只有100人冲顶(每人应分百元),那么这次活动赏金的成本直接就少了10倍。


“有关部门”很可能会行动起来,为这类APP戴上紧箍咒。


点击“阅读原文”   /  追踪财经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