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案例:出逃也要带洋酒和情妇

阅读提示:更多精彩请点击上方蓝字“针砭与弘扬”关注本公众号,如果觉得本文不错,请在页面末端点赞、留言或打赏,谢谢您的信任和支持!


茂名市高新区党工委原书记

谭国锋贪腐案被揭露

一项工程项目获得1000多万巨额“回报”


仅仅一项工程,作为“70后”的“明星官员”,谭国锋就获得超千万贿赂。


一年前,潜逃珠海的的茂名市高新区党工委原书记谭国锋被抓,深入调查发现,仕途很顺,身居要职的谭国锋头顶“政治新星”等诸多光环,但辜负组织培养,将为企业审批项目等作为敛财手段,甚至雁过拔毛,只要找他帮忙,就必须按工程总额5%至10%收取回扣,作为自己的好处!



“小恩小惠”打开贪欲之门


2016年1月14日,自感不妙的茂名市高新区党工委原书记谭国锋逃离茂名,1月18日辗转来到珠海,这天凌晨5时,在省纪委的高度关注和各有关单位的密切配合下,茂名市纪委当机立断,将谭国锋抓获,立即采取“两规”措施,在他随身物品中,当场起获现金11.3万元、港币1.3万元,号码为粤KYY279的假车牌一副,手机3台,手提电脑2台,他人身份证7张,他人名下的银行卡7张,卡内存款余额高达630多万元。


在铁的证据面前和茂名市纪委办案人员的耐心教育挽救下,谭国锋很快交代了自己的违纪违法事实,一个千万巨贪也随之浮出水面。经查,谭国锋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如实报告个人事项;违反廉洁纪律,收受礼金、违反规定兼职、违反规定从事营利活动;违反生活纪律,与他人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项目立项、工业用地安排、工程承包、工程款拨付等方面谋取利益等,总涉案金额近2500万元!


谭国锋的腐化堕落,从收受“红包”礼金开始。


谭国锋,湖南株洲人,1970年4月出生。1996年,26岁的谭国锋由珠海×合资企业调入茂名市发改局工作,由于踏实肯干,业务能力强,很快就被提拔为副科长、科长,但有了权力后,谭国锋却对一些服务对象送上的“小恩小惠”来者不拒。谭国锋把“红包”看作是权力运作的回报,他坦白:“有时候权力使用过之后,效果出来了,自己觉得是很得意的一个事情。受贿的事没想那么多,感觉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做了事,难免就产生一些回报的想法。”


一而再,再而三地收受了社会老板的“红包”后,谭国锋如温水中的青蛙一般,逐渐丧失了对腐败的免疫力,并在金钱的诱惑下,开始将自己经手或负责的项目和业务视为捞取好处的“自留地”。


2003年上半年,茂名市×果业公司老板吴×,向市发改委上报了6万亩连片优质龙眼标准化种植技术产业化项目的申报资料,并经谭国锋审核。为推进该项目,同年8月,谭国锋和吴×将有关资料送省发改委,并向相关人员介绍该公司申报项目的有关情况。对这份应尽之责,谭国锋收受了吴×送的“感谢费”2万元。


同年,茂名市×生物工程公司董事长杨×找到谭国锋,请求在其公司年产6万吨低糖素项目申报国家高技术产业化示范项目资金上给予关照。谭国锋表示同意,帮助起草了该公司向省申报的相关请示资料,并陪同杨×到北京参加专家答辩会。事成之后,谭国锋一次就收受了杨×所送的人民币10万元。


“小恩小惠”打开了谭国锋的贪欲之门,更埋下了日后让他“大栽跟头”的祸根。而在收受“红包”逐步演变为受贿敛财后,随着职务的升迁和权力的增大,谭国锋也急速滑向了腐化堕落的深渊。


大搞“障眼法”,同学代收巨额贿赂


十八大后,谭国锋仍不知收敛,在贪腐的道路上变本加厉,顶风违纪!


2013年,茂名高新区重点工程——造价约2.1亿元的西南片区原材料及公共工程管廊建设开始对外招标。为顺利中标,社会老板杨×观找到谭国锋,请求予以支持帮助,并承诺给予回扣。对此,谭国锋欣然同意,并利用兼任高新区“广东茂化发展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和高新区管委会主任的便利,授意规建部门负责人吴×向杨×观提供项目工程信息,自己更是从中斡旋、协调,帮助杨×观顺利中标。


为感谢谭国锋在招投标、承建及工程款划拨等方面的关照,杨×观分3次通过中间人林×龙送给谭国锋640万元。再加上前期的三期管廊、四期管廊等,谭国锋共获得了1000多万元的巨额回报。


对这些赃款,谭国锋还绞尽脑汁,找来关系较好的同学林×龙代收代管,在掩饰犯罪痕迹上,大搞“障眼法”!


在贪腐上已肆无忌惮的谭国锋,还在该工程项目未具备开工条件的情况下,让高新区财政局局长吴×提前8个月预付1000万元给施工单位,高新区为此多支付银行贷款利息近50万元。


欲使人死亡,必先让其疯狂。经查,谭国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1883.2万元、美元2万元,其涉案金额共计人民币2461.82万元、美元2万元、港币34万元。


谭国锋的办公室里,张贴着他的座右铭“天下事无不可为”,但事实上,谭国锋的作为并非“敢做敢为”,而是“胡作非为”。在高新区任职期间,谭国锋可以说是飞扬跋扈,把个人等同于组织,把党组织集体决定变成一个人说了算,大事小事都只能经过他一张嘴、一支笔“搞掂”。在中央、省委关于“党政机关干部不得兼任企业职务”的明文规定面前,谭国锋依然我行我素,兼任高新区5家国有企业的法人代表。据办案人员介绍,2015年,省委巡视组巡视茂名,根据群众举报,约谈谭国锋违规兼任5家下属企业法人代表问题,谭国锋却振振有词,百般狡辩,根本不把组织纪律放在眼里。


“以赃生利”:上演末日疯狂


在敛财上利令智昏的谭国锋,还打起了“以赃生利”的算盘。


2015年3月,没有任何批文,茂名国信产业园建设有限公司违规使用79.35亩土地,谭国锋竟然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组织各种会议为该公司的国信创谷违规建设创造“条件”。原来在这个项目上,谭国锋把受贿所得的800万元用于投资入股,占了该公司近10%的股份,项目如顺利推进,将会为其带来丰厚回报。


收取了大量不义之财,自诩风流倜傥的谭国锋,出则豪车,住则豪宅,经常带着年轻漂亮女性出入各种场所吃喝玩乐。


2015年10月,茂名市公车改革后,谭国锋借用×公司丰田皇冠3.0轿车供自己享用,至案发时仍未归还。在高新区6年间,他与多名女性进行“多角恋”,与高新区属下×公司一年轻女性张×,搞不正当两性关系。


为博“红颜”一笑,谭国锋与比自己小20多岁的×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业务副经理高×发展成情人关系后,一出手就是几万元的奢侈品,高×提出自己弟弟结婚装修房缺钱,谭慷慨大手一挥,即赠予人民币30万元。


更令人吃惊的是,即使是在出逃的日子里,谭国锋仍然不忘带着茅台酒、路易十三洋酒、巨额的现金和女人,在广州、中山、珠海、阳江等地住高档宾馆,上演着末日的疯狂。


谭国锋的所作所为,终究瞒不过监督执纪者的眼睛。2016年5月15日,经茂名市委批准,茂名市纪委对谭国锋作出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将谭国锋涉嫌违法犯罪问题及线索移交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相关报道

茂名官员涉贪2500万与数女多角恋 出逃带洋酒女人



最新一期《广东党风》披露茂名市高新区党工委原书记谭国锋违纪违法案细节:只要找他帮忙的项目,都必须按工程总额的5%~10%收取好处费;在高新区任职期间大搞“一支笔”,并违规兼任5家国企法人代表;与数名女性进行“多角恋”,出逃期间还不忘带上名酒、巨款和女人……


经查,谭国锋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如实报告个人事项;违反廉洁纪律,收受礼金、违反规定兼职、违反规定从事营利活动;违反生活纪律,与他人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项目立项、工业用地安排、工程承包、工程款拨付等方面谋取利益等,总涉案金额近2500万元!2016年5月15日,茂名市纪委对谭国锋作出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将谭国锋涉嫌违法犯罪问题及线索移交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感觉受贿是“水到渠成”


谭国锋是湖南株洲人,1970年4月出生,1996年进入茂名市发改局工作,历任茂名市发改局科员、副主任科员、副科长、科长、副调研员、副局长。2009年任茂名市政府副秘书长、茂名高新区管委会主任,2014年出任高新区党工委书记。


仅用十多年就实现了“四级跳”,谭国锋本应有大好前程,但他却被一个个服务对象送来的“小恩小惠”红包撬开贪欲之门。谭国锋把“红包”看作是权力运作的回报,他坦白:“有时候权力使用过之后,效果出来了,自己觉得是很得意的一件事情。受贿的事没想那么多,感觉是水到渠成的。”


2013年,高新区重点工程——造价约2.1亿元的西南片区原材料及公共工程管廊建设对外招标。为顺利中标,社会老板杨某观找到谭国锋,请求予以帮助并承诺给予回扣。谭国锋欣然同意,并利用兼任高新区“广东茂化发展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和高新区管委会主任的便利,授意规建部门负责人吴某向杨某观提供项目工程信息,自己更从中斡旋,帮助杨某观中标。事成之后,杨某观分3次通过中间人林某龙送给谭国锋640万元,再加上前期的三期管廊、四期管廊等,谭国锋共获得1000多万元的巨额回报。


经查,谭国锋涉案金额共计人民币2461.82万元、美元2万元、港币34万元。


违规兼任5国企法人


谭国锋不仅直接收受贿赂,还打起了“以赃生利”的算盘。2015年3月,在没有任何批文的情况下,茂名国信产业园建设有限公司违规使用79.35亩土地,谭国锋组织各种会议为该公司的国信创谷违规建设创造“条件”,面积达12.5万平方米。


经查,在这个项目上,谭国锋自己也参与其中,他把受贿所得的800万元用于投资入股,占了该公司近10%的股份,项目如顺利推进,将会为其带来丰厚回报。


在高新区任职期间,谭国锋把党组织集体决定变成一个人说了算,大事小事都只能经过他一张嘴、一支笔“搞掂”。


据办案人员介绍,2015年,省委巡视组巡视茂名,根据群众举报,约谈谭国锋违规兼任高新区5家下属国有企业法人代表问题,谭国锋却振振有词,百般狡辩,根本不把组织纪律放在眼里。


与数名女性“多角恋”


收取了大量不义之财,让谭国锋在金钱与美色的“温柔乡”中浑浑噩噩。他出则豪车,住则豪宅,经常带着年轻漂亮女性出入各种场所吃喝玩乐。


2015年10月,茂名市公车改革后,谭国锋借用某公司丰田皇冠3.0轿车供自己享用,至案发时仍未归还。在高新区6年间,他与数名女性进行“多角恋”,与高新区属下某公司一年轻女性张某搞不正当两性关系,还与比自己小20多岁的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业务副经理高某发展成情人关系。


即使是在出逃的日子里,谭国锋仍然不忘带着茅台酒、路易十三洋酒、巨额的现金和女人,在广州、中山、珠海、阳江等地住高档宾馆,上演着末日的疯狂。


2016年1月18日清晨5时,在省纪委的高度关注和各有关单位的密切配合下,茂名市纪委于珠海市“老男孩”公寓将谭国锋抓获,立即采取“两规”措施,并在其随身物品中,当场起获现金11.3万元、港币1.3万元,号码为粤K·YY279的假车牌一副,手机3台,手提电脑2台,他人身份证7张,他人名下的银行卡7张,卡内存款余额630多万元。


据披露,谭国锋一方面不顾家庭,另一方面则用受贿的钱作为补偿。2012年9月,谭国锋将他人所送的人民币350万元,以妻子何某群二哥何某川名义,在广州购买了一套房子和一个车位。2014年10月,谭国锋又用他人所送的人民币35万元购买一辆奥迪小车,供其妻子使用。

【完】亲·看完如喜欢记得转哦!

期待您的打赏!

亲爱的读者,您好!我们的主编王之先生多年遭封杀和迫害,我们编辑团队几人都是尽义务尽一份职责,旨在传播真理,唤起更多人觉醒,目前凄风寒雨,血雨腥风,公众号在夹缝中艰难苟活,您的打赏就是对我们工作的认可和鼓励,也是至臻至善的最大推动力!

传播不易,打赏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