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驴、王八和流感病毒

   首先声明,此次的流感病毒与野驴和王八没什么关系,大家该吃吃,该喝喝!为啥把它仨挌一块,看完你就明白了!

   

汉字最大的麻烦是同音字太多,如果你不看文字而只是听,可能会迷惑好多年,甚至是闹出笑话。


譬如早年看过一段文字,大意是说一哥们儿无意中听到一首歌唱的片段:“野驴呀神秘野驴呀!野驴野驴呀!野驴呀神秘野驴呀!我一定要找到它。”这歌很老啊,当时还没有很方便的听歌工具,当然也没有“听音识歌”之类的现代工具,这歌旋律很优美,令这位哥们过耳不忘,但他也为此迷惑不解了好久:为什么一只野驴让写歌者如此牵肠挂肚呢?多年以后,他才看到,这句歌词是这样的“耶利亚神秘耶利亚,耶利耶利亚,耶利亚神秘耶利亚,我一定要找到她。”

               

童安格的《耶利亚女郎》,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听一听!


看到这个后我笑了好几年,从此养成了个毛病,不见文字的人名或事物我往往记不住,可能是潜意识怕记错了。


别以为康熙的“尧舜禹汤”跟韦小宝的“鸟生鱼汤”只是小说,我也亲自体验过,小时候有一次听一个录音讲座或是看电视,听到了“王八之辨”这个词,当时的我很傻很天真,纳闷了好多年“王八”不就是老鳖吗?辨个啥玩意儿?后来懂了点哲学常识才知道,艾玛,是“王霸之辨”,跟“老鳖”没关系,从此更不敢相信耳朵了。



笑过之后,言归正传。这次就从野驴、王八谈谈流感病毒的中医治病之道。


譬如最近谈虎色变的“流感病毒”,可谓病毒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每年的流感都让西医手忙脚乱,在那鼓捣究竟是啥病毒,等研究明白了,病毒变异了,背篙撵船。但最简单的事实是同样是一家人,在一个环境中有病的,有不病的,单纯的病毒致病说是站不住脚的。


中医的疾病观里边有一点非常重要,即人体是否发病取决于你的正气与邪气斗争的结果,不病的就是中医所说的“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只要你的正气没有问题,邪气是不得侵害你的。


相反,接触所谓流感病毒就生病的人就是“邪之所凑,其气必虚”,也就是说只要生病了,必然存在正气不足的问题,或者说你的体质适合这个所谓的病毒居住,所以问题在你的体质,而不是病毒,这是哲学的基本观点,毫无疑问。


西医的治疗就是霸道,总想着研究病毒,消灭病毒,病毒年年有、时时刻刻有、无处不在,你杀的完吗?而且就知道杀杀杀,霸道至极,病毒死一千,正气伤八百,何苦呢?冤冤相报何时了。临床上有多少生机勃勃的小孩都是被这霸道之术整的大便秘结、食欲不振、反复感冒、脏腑脆弱?一逆尚引日,再逆促命期!好用霸道之术者,请三思!

明知道消炎药对病毒不起作用,可还在输消炎药,究竟是医生痘病人玩儿呢?还是家长逼着医生逗病人玩儿?值得深思


中医就不整这冤大头的事,咱不研究病毒,研究人体,病毒是变化的,人体是相对稳定的。病毒再复杂,而人体应付病的反应就那么多,咱从自己的体质反映入手,不招谁,不惹谁,一心一意关注自己,不跟病毒纠缠不清。没病时调整体质,病毒进来了,让它们出去不就得了,改善病我的体质,生存环境一变,病毒自然伤心的离你而去,而你潇洒的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你好,病毒好,大家相安无事就行了,何苦兵戎相见,特别是说不杀生的人,呵呵,慎用抗生素啊,你这一包抗生素下去,无数的毒子毒孙没命了!阿弥陀佛!


但同样可悲的是,某些部门还用中医的名医发布了预防流感或治疗流感的中医方剂,居然是以所谓的有抗病毒作用的清热解毒为主,这是什么鸟中医啊?中医是这么治病的吗?电视上采访某中医教授,还在说板蓝根、大青叶抗病毒,艾玛,你是西医还是中医!究竟懂不懂中医,某叫兽?幸好哥们儿我家电视是自己的,要不然真想砸了它,别误人子弟!

 

有骨气的板蓝根要是知道你们如此说它,它必是自宫以绝后代,免得误人子弟!


中医尽管治病方法多种多样,但却可以用这两种法则涵盖,一种是王道,一种是霸道。


所谓王道,首先就是不尚征伐,以和平稳定渐进的方式解决问题,能和谈坚决不打仗;能改革坚决不革命。中医对发病机理的认识上,与西医最大的不同就是:中医认为人体正气是发病与否的主导,而不是邪气。如《灵枢·百病始生》曰:“风雨寒热,不得虚,邪不能独伤人。卒然逢疾风暴雨而不病者,盖无虚,故邪不能独伤人。此必因虚邪之风,与其身形,两虚相得,乃客其形。”所以中医治病,看到有邪气的同时,一定是注意到正气足不足,正气不足的问题必须要留意。在治疗原则上,如果正气虚,不足以与邪气抗争,一定不要做无谓的牺牲,这时候只有充实正气,以待时机。不能牺牲长远的利益以取得暂时的疗效,以此为指导原则而进行的治疗就是王道,常言道“王道无近功”,可能眼时慢了些,但却是长治久安之计。


相反,为了眼时利益而放弃长远,求得暂时功效的就是霸道,建功虽速,但埋下祸患也很深远。


举个例子大家就知道了,安史之乱可能只要三年就结束了,为什么打了八年,而且埋下了灭亡的种子呢?事情是这样的,唐肃宗继位后,怎么收拾当时的局面,也有王霸两方面的意见。“白衣山人”李泌认为上策是先取河北叛军的老巢,这样平定叛军将最彻底,避免后患无穷。可惜,当时的“霸道”派认为长安洛阳两京失陷,先收回长安才是正是,可以鼓舞天下士气,也赢得政治资本,稳固皇帝之位。结果,肃宗听从了这个霸道,唐朝的安史之乱虽最终平定,但国家元气大伤,藩镇割据的力量和习惯在战乱中形成,唐朝从此没有收复河北,反而限于藩镇割据的局面,等来了那个“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局面。


用王用霸是不可同日而语的,舍弃当前的利益是为了长远的利益,这一点看中医学中医的各位必须知道。


老子说“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为上,胜而不美,而美之者,是乐杀人。夫乐杀人者,则不可得志于天下矣。”老子还说如果用霸道取胜,即便胜了,也得以“丧礼”处之,因为我方也有损伤啊!


记住这一点,就知道中医以正气为主的的思想是多么可贵,王道以顺气之自然为上,适可而止。霸道则一味地以用兵不休,伤人正气,毁人体质。同为医学,或强壮正气,防患未然,或破人钱财,损人寿命!呜呼!天道好还,仁人君子请三复斯言!


吾是以曰“杀伐从来非上策,仁者每从王道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