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心情】记忆中的那盏灯火!


        小时候生活在保康农村的人们,在记忆的深处,总有那么一点光,弱弱的,却充满温情。它就是儿时的那盏煤油灯。

      

        每当夜幕降临,随着“嗤”的一声,母亲划过一根火柴,点亮煤油灯,霎时,屋里的大小角落就亮堂了。借着昏黄的亮光,母亲围上围裙,收拾晚饭后的锅灶碗筷。这时候,学生就会掏出作业本,趴在煤油灯前,复习一天的功课。



        那时候,大多数家庭的煤油灯都是用空瓶子和废旧铁皮瓶盖制成,虽然材料极为简陋,做工极为粗糙,但在没有电灯的年代,油灯成了家里不可缺少的物件。



        条件好一些的家庭用上了带玻璃罩的高档的煤油灯,燃烧充分,亮度好,油烟小还省油。



        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微弱的油灯之光,点亮了寂静幽暗的家园,闪烁着家庭的温馨,跳跃着父母的疲惫,摇曳着我眼眸里的星星。



        我们会趴在煤油灯下面写作业,等我们都睡下了,母亲还坐在床头,拿着针线 “嗤嗤”声声声作响。还不时用锥子挑一下煤油灯的灯芯,火苗便欢快跳动着……



        在寂静的夜晚,燃起小小的火焰,忽明忽暗的灯光里,勾勒出母亲穿针引线纳鞋底的辛劳,父亲皮影般放大的身影。儿时的我时常躺在被窝里,用游戏般好奇的目光,望着斑驳墙面上映照的穿梭身影进入梦乡,在灯花爆裂声中我们慢慢长大。



        寒冷的冬天,当划燃火柴,望着微弱的跳动的火焰,总是想起“卖火柴的小女孩”。


        去年,在老家,家里突然停电,妈妈找出了那盏许久不用的煤油灯,看着那微弱的灯光在眼前跳跃,内心莫名感动!

      

        怀念那盏煤油灯,怀念煤油灯下逝去的童年岁月和永远留在心头的乡情!